天唐锦绣 第五百一十八章 杜荷训妻

    在李绩、萧瑀、房玄龄等人已经表明态度力挺李承乾的情况下,若是再加上一个列入凌烟阁地位骤然提升的房俊,太子的位置必将稳如泰山,晋王哪里还有一丝半点的机会?

    朝中诸方势力之平衡,一直是李二陛下孜孜不倦予以维系的重点。文师阁 m.wenshige.com

    所以李承乾才会说之所以李二陛下迟疑不肯将房俊列入凌烟阁,完全是受了他的拖累……

    杜荷生在官宦世家,对于政治自然有着常人不及的洞察力,虽然算不得什么天赋出众,但是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李承乾为何会唏嘘不已,一脸惭愧的样子。

    想想自己与房俊之间的巨大差距,更明白李承乾是真的念及与自己之间的交情,所以今日才特意劝他要与房俊交好,两者之间的层次决定了力量的悬殊差距,当真将房俊给惹急了,捏死自己怕是也无需费太大的力气……

    杜荷长叹一声,举起酒杯,一口闷干。

    人世间最郁闷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让你看不惯但是你却使出吃奶的劲儿也干不掉他,反过来还要防备着被人家给干掉不得不低头认怂……

    尤其是李承乾的态度。

    多年相交,他深知李承乾的性格,这位太子殿下平素妇人之仁、性格懦弱,但也正是如此,使其愈发看中身边人,今日他自己觉得亏欠拖累了房俊,那么将来便会十倍百倍的予以补偿。

    原本房俊便是李承乾班底当中的中流砥柱,如今再存了这么一份补偿的心思,可以想见一旦李承乾顺利登基成为大唐皇帝,那么房俊的地位将会不可撼动,任何人都只能屈居其下。

    ……

    一顿酒喝了好几个时辰,走出东宫的时候杜荷脚下发虚,登车的时候差点跌倒,回了府中跑了一个热水澡,又饮了一壶浓茶,酒气才算是消散一些。

    心头却依旧抑郁,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脑中思索着今后的动向。

    耳畔环佩叮当之间,幽香扑鼻,杜荷睁开眼睛,便见到妻子城阳公主一袭宫装、满头珠翠,正一丝不苟的坐到旁边椅子上。

    杜荷奇道:“殿下这是出去了?”

    城阳公主颔首道:“嗯,刚刚去了七姐那里。”

    杜荷略微蹙眉,沉吟半晌,方才吁了口气,轻声说道:“往后,还是与柴家保持一下距离吧,不宜走得太近。”

    城阳公主乃是李二陛下与文德皇后之嫡女,长乐公主的胞妹、晋阳公主的姐姐,性格清冷自矜,平素与姊妹们来往不多,唯独与柴令武之妻巴陵公主因为年纪相近,幼时一同玩耍而关系迫近,温言秀美微蹙,奇道:“这又是为何?郎君平素也与柴驸马交好,今日怎的却说出这等话语?”

    杜荷深知妻子清冷却倔强的性格,含糊的说辞是没法说服的,只好解释道:“刚刚太子殿下将吾召入东宫,吾已经宣誓效忠。”

    城阳公主秀眸眨了眨,“嗯”了一声,并未插言。

    她自然知晓如今朝中风向,但她乃是李二陛下嫡女,与李承乾、李治尽皆一母同胞,无论这两人是谁最后得到储君之位、做了皇帝,她的地位都不可能有一丝半点的动摇。

    但是对于郎君杜荷来说,意义却完全不同。

    选对了,自此以后成为皇帝的心腹,政治抱负得以极大伸展;选错了,固然依旧钟鸣鼎食一世富贵,但是投闲置散远离中枢,就只能做一个富贵闲人。

    她的性格清冷,对于权力、财富、抱负这些东西并不在意,所以只是听听,并不发表意见,不回去干涉杜荷的选择。

    杜荷也没等城阳公主说话,自顾自道:“太子殿下叮嘱,往后要多多与房俊交好,且一定要与关陇那些人划清界限,免得最后纠缠不清,受人所利用,将吾房陵杜氏陷入漩涡而不可自拔。”

    城阳公主伸手拢了一下鬓角散乱的几根发丝,将晶莹如玉的耳垂上的耳坠取了下来,低垂着睫毛,轻声道:“这又与吾何干呢?你们男人在外头拼前程,亲近谁疏远谁,女人自然不会去管,但本宫总不能因为你的缘故,连自家姊妹兄弟都视若仇寇吧?”

    杜荷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头疼。

    自家这位公主殿下完全就不似一个皇族中人,对于权力这些东西全不上心,对于他这个郎君的前尘根本不屑一顾,只得说道:“非是不准殿下与兄弟姊妹亲近,即便如今为夫宣誓效忠太子殿下,但殿下与晋王之间依旧是兄妹,亲近一些又有何妨?唯独巴陵公主不行,柴令武屡次三番陷害房俊,两人之间仇怨难解,吾家若是与柴家继续走近,那便是违背了太子殿下的意志。”

    城阳公主默然无语,只是将耳坠摘下之后,交给身边的侍女,便静静的喝茶,似乎对于杜荷的言语充耳不闻,无动于衷。

    杜荷便大为头疼……

    妻子的性格简直就是个奇葩,分明生在皇室之家,身边就应当围绕着功名利禄,趋利避害圆滑世故。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城阳公主平日里饮食清淡、出入皆是一袭宫装,一辆马车三两随从,如此足矣。

    更有甚者,对于权力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性情冷淡仿若世外高人……

    即便是有关于皇位之争夺,也很少发表意见,更不曾放在心上。

    这就令杜荷很是郁闷了,感情您自己身为公主,与太子、晋王皆是一母同胞,所以对于储位之争置身事外,那么将来无论最终谁获胜,您的地位都绝不会因此而受到丝毫损害,所以对我这个郎君的前程就不管不顾,冷眼相看?

    分明不是一条心呐……

    可心里再是郁闷,他也不敢流于颜色,只得耐心说道:“柴令武那人气量狭窄、睚眦必报,非是厚福之人,其兄柴哲威更是颐指气使、气焰嚣张,恐怕将来难得善终,似这般人家,定要远离他才是,免得将来他倒台之时受到牵连。”

    城阳公主抬头瞅了他一眼,神情清冷,不见喜怒,只是淡淡说道:“本宫心里有数,郎君无需担心。”

    杜荷有些恼火,你有什么数?你这分明就是心眼儿里瞧不起我,跟我对着干呐!

    忍着气,心里忽然一动,说道:“听太子殿下所言,这一次魏王与房俊南下,高阳公主、长乐公主、晋阳公主皆会随行,殿下你整日里困局关中,闲来无事,不如也与几位公主一起南下,领略一番江南风物,散散心也好。”

    城阳公主一声不吭,安安静静的喝茶,既不答允,亦不反对。

    杜荷最是受不了城阳公主这副神情,身为丈夫却得不到妻子的回应,这令他感觉自己在妻子心目当中根本无足轻重,几乎毫无存在感,忍了许久的怒气有些忍耐不住,阴沉着脸,缓缓说道:“成亲以来,殿下似乎对微臣多有不满,更未曾将微臣放在心上,却不知这到底为何?”

    城阳公主捧着茶杯的纤手微微一顿,略带差异的抬起头看了杜荷一眼,目光对视,她秀眉微蹙,却依旧没有说话。

    杜荷酒气上涌,热血上头,忍耐不住道:“微臣知道殿下的心思,不就是看不起微臣么?只知道依仗父辈余荫,不学无术混吃等死,不曾出人头地,未曾立下寸功,配不上你这个金枝玉叶,使你蒙羞!”

    他越说越大声,成亲以来积攒的怨气这一刻尽皆宣泄而出。

    一旁的侍女吓得大气儿不敢出,低着头看着脚尖儿,唯恐发出一点声响吸引了杜荷的注意力,遭受到责罚。

    城阳公主也有些意外,放下茶杯,清亮的眸子注视着杜荷,淡然说道:“本宫素来就是这样一幅性子,对待谁都是如此。大丈夫不紧要建功立业,更要光风霁月,心胸四海志气冲霄,否则何以对得住这一副昂藏七尺之躯?难怪太子哥哥要叮嘱你交好房俊,因为凭借你这副不求上进的性格,将来的成就会被人家给抛开不知多远。今日早早的附于骥尾,异日或许人家能够照拂一二……”公子許小说:锦绣大唐房俊 天堂锦绣 明星制作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天唐锦绣第五百一十八章 杜荷训妻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38s 0.526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