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看今朝 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三节 要出状况!

    沙正阳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多问,显然是等待着凌子峰继续介绍。

    &于这类情况在金江比较突出,所以也导致金江最近七八年中县委县政府班子基本上维持着原状,或者就是内部调整,变化极小,而县委县府班子老化状况也是全市各区县中最为严重的一个区县。”

    凌子峰咬咬牙,他很清楚这话一出口,肯定就会得罪无数人,如果传到金江那帮干部耳朵里去,只怕就会更糟糕,但他也打定主意就是要冒这个险。

    沙正阳不是能轻易打动的人,自己这一出几乎有点儿“投名状”的感觉了。

    领导下来肯定是想要了解最真实最客观的一面,事实上大家都清楚这些问题,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去挑明说透,或者说没有人愿意把这个问题暴露得这么彻底,要么就靠你沙正阳自己慢慢熟悉情况之后去觉察。

    可沙正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他不可能花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去一点一滴的了解细察,这个时候谁能够最精准最客观的为他提供最详尽的情况,尤其是这些情况还是很多人比较忌讳的,那无疑能迅速赢得他的认可。

    凌子峰要做的就是这个。

    许晋九到市委组织部之后,其实金江等几个区县的这类情况已经比较突出了,但凌子峰很清楚许晋九其实是了解这类情况的,但是他觉得许晋九不会对此有多少举措。

    不出所料,许晋九选择了轻描淡写的隔靴搔痒。

    正好纪委那边提出要加强市纪委对区县纪委的领导,所以就从市纪委下派一名干部到金江担任县纪委i书记,这也就算是完成了他的调整任务。

    但沙正阳不一样。

    从沙正阳一来,凌子峰就知道这一位是要做一番事情的,不是那种来过过渡走马观花染一水就走人的。

    既然沙正阳想要做事,那么凌子峰觉得这就是一个机会了。

    他在市委组织部也是十多年了,从一个普通干部熬到干部二处的副处长,自然也是有一番想法的。

    其实他原本也可以在沙正阳问的时候含糊其辞的敷衍过去,然后选择下来再找机会来汇报,但是思前想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做法。

    一来他担心这样敷衍会给沙正阳留下一个性格软弱态度不坚决的印象,二来他觉得越是这样坦荡表态,更能赢得沙正阳这种锐气十足年轻领导的好感。

    &子老化带来的问题很多,但是一个很明显的标志就是很多工作工作跟不上市委的决策部署,每年考核工作都位居下游,原来的很多优势在慢慢失去,或者被周邻区县赶上,在一些关键工作上,思路不开阔,措施不够有力,缺乏办法,所以……”

    既然说了,凌子峰干脆就说了个痛快,沙正阳一直保持着沉默状态,偶尔插言问一两句,但是脸色却没有多少变化。

    对金江的情况他不是一无所知,在汉都市他还是要有些熟人的,比如像已经到巫陵的郭业山,能够给他介绍不少情况,又比如桑前卫,也能给一些建议。

    当然作为组织部长,要获得最直观最真实的情况,还是要靠自己,像这种通过调研,以及调研之后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情况,就是如此。

    看来自己这种不断轮换着带人下去调研的办法还是起到了一些效果。

    只有你表明了态度,真正支持你这种工作态度的人才会认可你,才会态度也跟着鲜明其来。

    如果你一味的打和牌,听之任之,恐怕也很难让人相信你是要在这个位置上做出一番事业来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一直处于这种沉闷的状态的,当自己的态度明朗起来了之后,沙正阳相信会有很多人能意识到不能再像以往那样混日子,都清楚现在汉都市要有更高的目标去追求,无论是哪一项工作都是如此,组织工作怎么办?

    当然要有所作为,沙正阳要旗帜鲜明的表明这个态度,而调研就是第一步,哪怕他的口风再紧,说得再少,但是一些态度还是不可避免要拿出来,这就要靠下边人自己去领会了。

    大捷龙开得很稳,从穹山回来只需要过华阳就能进入主城区,华阳的道路交通状况极佳,虽然是县份,但是道路条件基本上已经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了,师傅是一个老司机,对这边路况很熟,就选了一条县道走近路。

    这已经是下午快六点了,估计回到市里边要到六点半去了。

    在穹山耽搁的时间要多一些,加上下午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所以到五点过往回走,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回到市里,而且估计市区还得要堵车。

    &前面好像出车祸了。”司机小叶沉声道。

    沙正阳透过前面车窗看过去,一辆小货车车头扎在了路基旁的水沟里,对面另外一辆大货车横斜在路上,左前轮轮胎爆了,车头斜楞着,在水泥路面摩擦出深深的印痕,一些零散的木箱子散落在地面上,看不出木箱子里是什么货物。

    这车这么一横,将大半条路都挡住了,只剩下堪堪能过一辆小车的车道。

    交警已经到了,警车闪着警灯,正在勘查现场,还有两名交警正在指挥交通。

    今天是周末,这个时候正是交通高峰期,这条县道车流量也还是不小,沙正阳他们前面已经排了有一二十辆车,而对面也还被堵着数十台车。

    看样子短时间内这疏通不了,估摸着还得要堵一阵去了。

    &部长,要不我去和交警说一声,让咱们先走?”小叶迟疑了一下,才请示道。

    &必要,咱们这是回城,也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人家都在等着,我们凭什么要优先?对面还有一大溜儿车呢。”沙正阳摇摇头,安稳的坐在车上,“快了,估计交警很快就要开始放行了,没见他们的现场勘查马上就要结束了么?”

    &行。”小叶也吃不准新来部长的态度,像这种情况他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下,有的领导喜欢你马上去打招呼,尽快让自己车通行,而有的领导却不喜欢小题大做,觉得这样耐心等着没什么关系,他感觉沙正阳是年轻人,可能性子比较急,所以才这么请示,但没想到沙正阳却拒绝了。

    沙正阳预料没错,五分钟后,交警就准备撤出现场了,只等吊车和拖车来帮忙把现场清理了,但现在两边都已经堵成了长龙。

    这是周末,很多从穹山那边过来的车都想要走个近道,所以选择了这条路况不错,但是宽度也明显是一条普通二级公路的县道,大家都等着要回家,自然都有些发急,怨声载道。

    交警首先是放的那边的车辆,看着从大货车歪斜横着的缺口缓缓的过车,一辆接一辆的钻了过来。

    沙正阳终于舒了一口气。

    已经下了车跑到缺口处去看交警指挥疏通交通的小叶也跑了回来,笑着汇报道:“沙部长,没大问题了,我听交警在安排,在拖车来之前,暂时只能单边通行,一边放30辆车,轮流放车,先放的是对面那边,估摸着最多十分钟,咱们就能过了。”

    车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边三十辆一过,自己这边排在十来位,那么第一轮就能轮过。

    这可是周末,大家都等着归家呢。

    &咱们就在车上坐着耐心等一会儿吧。”沙正阳也点点头,招呼小叶上车,“那边车都过来了,我看这速度,估计好要不了十分钟就能轮到咱们了。”

    话音未落,一辆黑色的别克新世纪闪着应急灯从后边冲了上来,喇叭按得震天响。

    路旁的交警连连示意对方停车,但是对方却置若罔闻,径直向前,只不过这个时候对面的车已经过来了,被迫停下,就堵在了沙正阳他们这辆大捷龙前面一辆车的并排处,这一下子两边的车全部被堵死。

    跟在黑色的别克新世纪后边还有两三辆车,显然都是想要跟着别克新世纪想要插队占便宜的。

    &这辆车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听指挥?把驾驶执照和行驶证拿出来!”路旁的交警气冲冲的冲了上来,手里拿着的对讲机还在喊着,夹杂这阵阵电流噪音,告知这边一辆黑色别克新世纪不服从指挥,直接从后面强行过来了。

    &嚷嚷个啥?你哪个中队的?不认得牌照么?县委的!”司机是一个小平头,带着墨镜,车窗玻璃放下来半边,一脸的不耐烦,“我们有急事,要马上赶回县里,你马上让前面的车让到一边去,让我们先过!”

    被小平头气势汹汹的一吼,交警怔了一怔,看了一下牌照,估计应该有些印象,只不过这个时候停在这周边的不少汽车司机要么就在车旁,要么都把车窗玻璃放了下来看着这边,脸有些搁不下:“我管你哪里的,你这不服从指挥,那边车要先过,你这辆车先停到一边上去等着!”

    ()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还看今朝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三节 要出状况!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3s 1.195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