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第506章 想要跑路的郑家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福建安平总兵府邸。笔砚阁 m.biyange.net

    郑家水师战败的消息传来,郑芝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惊的久久不语,整个人颓废了许多。

    “这,这怎么可能?”

    “这消息绝对是假的!我郑家水师怎么会败?”

    郑家一系的将领被郑家水师海战惨败的消息震撼得无以复加,纷纷叫唤着。

    要知道,郑家水师可是打过几场大型海战的精锐之师啊,连红番鬼那么大的战船都被击沉了,怎么就被江南几个水师凑起来的那些破船打的如此惨败呢?连主将郑芝豹都被押往南京了!

    自从天启年间,十八芝结义建立水师纵横东南海域,尤其是受到朝廷招安后,郑家利用大明官方的身份整合福建各方势力迅速崛起,在东南海域发展成了实打实的海上霸主,郑家水师也成了大明水师的代言人。

    然而这次的东澳海战,郑家水师战无不胜的神话被彻底终结了,郑家在东南海域一家独大的局面将彻底不复存在,未来也面临着无尽的深渊。

    郑家的财路被断,郑家又拿什么来维持庞大的私人武装?又拿什么慑服周边的大小海盗、对付红番鬼?

    郑芝龙诸人这时才深刻意识到,对抗朝廷是郑家多么不理智的选择啊!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太飘了!

    第二日,早早跑路回来的郑鸿逵小心翼翼的站在兄长面前,看不出面色阴沉的郑芝龙究竟是愤怒还是担忧。

    他心中很紧张,毕竟诺大的水师在海上惨败,虽然没有全军覆没,郑家也不缺船,但装着火炮的战船几乎尽毁,剩下的都是小船和商船,这对郑家的打击可想而知,也不知道大兄会如何处置自己。

    郑芝龙看了眼断了左臂的郑鸿逵,沉吟道:“四弟受惊了,不要想太多,回去好好休息吧。”

    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反而让郑鸿逵心里更加七上八下的,摸不著郑芝龙究竟是何种态度。

    郑鸿逵一头跪倒在地,痛哭失声:“大兄,鸿逵丢了水师也丢了郑家的脸面,对不起大兄啊,还请大兄重重责罚!”

    他虽然暗中上了降表,投靠了朱慈烺,但他不愿放弃郑家的产业,因此抉择之后才跑回了泉州,赌一把。

    郑芝龙双手用力扶住了郑鸿逵,语重心长的说道:“四弟不要过分自责,也不要多想,回去安心将杨身体吧,剩下的事就交给大兄来办吧!”

    郑鸿逵仍旧哭嚎不止,道:“现在我郑家正面临着前所未所之挑战,正值用人之际,小弟的伤不要紧,还能抗击外敌,大兄请放心!”

    放下兵权回家是不可能的,没了水师他郑鸿逵就真成了废人了。

    郑芝龙也极为动情的流下了几滴眼泪,唏嘘不已:“有四弟这句话为兄也就放心了,如今我郑家上下一心,必然能渡过难关,你还是回去养伤吧,否则大兄心中过意不去。”

    眼下朝廷大军水陆并进,不消几日便会将泉州围成铁桶一般,商人兼海盗出身的郑芝龙最擅将利益最大化,他很清楚,若是继续抵抗下去,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此,郑芝龙思考了一阵,便决定放弃抵抗,暗中写信投诚,请求南京的那位太子饶恕郑家的懵懂无知.......

    郑鸿逵回来说自己在血战时被靖海舰队砍掉了左臂,并未说出于郑芝豹的冲突,郑芝龙不清楚他心中的想法,见他左臂被废,又是一脸义正言辞的模样,以为要找朝廷血拼,如何能答应他继续带兵坏了自己的大事?

    郑鸿逵继续哭诉道:“大兄,我是郑家的罪人,更辜负了大兄对他的厚望,实在再无颜面面对家乡父老啊......”

    二人又假模假样的扯皮半天,最终郑鸿逵在郑芝龙满含热泪的注视下,离开了总兵府。

    到了没人处,郑鸿逵原本面露几分悲戚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冷笑,他才不相信大兄不会追究,让自己好生将养的谎话。

    这么多年以来,郑鸿逵对自己的大兄再了解不过,如果郑芝龙在见面指出就对他破口大骂,大加责罚,或许此事还能高抬起,轻落下。

    可是,郑芝龙居然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不但不计较海战的惨败,还含着泪一脸的关切,这种假模假样糊弄小儿的把戏,骗鬼呢?

    郑鸿逵的几个亲信早就闻讯赶来,小心翼翼的伺候询问:“将军,现在是回府还是回水师衙门?”

    东澳海战惨败的消息早早传回了福建,在郑鸿逵还未逃回来之时,郑家上下几乎一致表示要清洗郑鸿逵一脉的人马,最终被郑芝龙出人意料的压了下来。

    郑鸿逵的旧将们宛若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直到听说自家将军回来了,这才抚额相庆,欢呼天无绝人之路。

    郑鸿逵上马便往家中方向而去,说道:“回府吧。”

    几个亲信一溜烟跟在后面,规劝道:“将军,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咱们兄弟一直受到他们的欺辱,您这个时候要是不管不问,咱们日后恐怕没了立足之地了.......”

    郑鸿逵头也不回道:“哪还有什么日后!”

    郑鸿逵毕竟是从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懂得审时度势,知道该蛰伏的时候一定不能冒尖,要是自己去水师衙门,保准被大兄收拾,还不如等大兄跑路了再跳出来整合郑家,走向人生巅峰。

    亲信不解问道:“没有日后?将军这是何意?”

    “别问那么多,也别多事,服从大帅安排就是,要是没事做就回家抱孩子吧!”

    说罢,郑鸿逵也不多说,拍马就走,只留下几个亲信在那面面相觑。

    郑鸿逵并非不想拉拢旧部,在时局变化之下,自己又充当内奸的角色,身边谁可靠,谁不可靠,一言难尽,他所能做的只能等待时局变化。

    郑鸿逵在郑家水师中的影响根深蒂固,尤其是郑芝豹和郑彩、郑联三人在海战中完蛋后,他更是郑家水师的顶梁柱,连郑芝龙都要忌惮三分,不敢轻易动手。

    郑府后堂中,郑福松将安插在盖伦船上发生的情况讲述了一遍,又苦口婆心的规劝其父郑芝龙不要心慈手软,趁着大好时机斩草除根干掉郑鸿逵,以绝后患。

    郑芝龙皱眉道:“你年纪轻轻的,杀心怎会如此的重,他可是你四叔啊,你就这么希望骨肉相残的事发生在我郑家?”

    郑福松坚持道:“四叔有勾结朝廷的嫌疑,不能不严办,俗话说无毒不丈夫,南京城里的那位太子,十三岁便杀了自己的亲外公,他能赢我郑家不是没有道理的!”

    勾结朝廷?老子刚写了一份降表,是不是也算勾结朝廷?你小子这是要办我呀?

    郑芝龙被激怒了,怒气冲冲道:“住口!你懂个屁,你知道他在水师有多少旧部吗?老子要是今天动了他,明天就出不了海了!你给我滚回去,带好你的兵!”

    郑福松愤恨不已,说道:“父帅,当断不断,反受其累,大义与私情不能两全,也只能取大义而弃私情.......咦,父帅明日要出海?去哪里?”

    “当然是去东番,不然等着被朝廷大军包饺子吗?”

    郑芝龙长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上了降表,但保不准朝廷大军攻下泉州后,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砍了,那样就得不偿失了,还不如先跑到东番避避风头,等南京那边回复后再作安排。

    郑芝龙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把福建的灾民移民到台湾岛,发展自己的势力,为的就是避免和朝廷闹翻后无法在大陆生存时的窘迫。

    再强大的舰队,如果离开了陆地没有了补给,就会如同无根之萍,长久不了。

    郑芝龙深知,只要回到东番,郑家的这艘大船才能在惊涛骇浪中生存下来,郑家也依旧有资格和朝廷谈点条件。

    郑福松思考了片刻,这才应道:“全凭父亲大人做主。”

    不跑没办法啊,自己统领的步军,几天之内被靖武军一路吊打了数百里,现在郑家赖以生存的水师都败了,若是再不走,头再铁也扛不住被剿灭的下场啊。

    刚新婚不久的郑福松表示,自己还年轻,刚体会到作为男人的快乐,还未成就一番大事业,不想就此草草了此一生......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大明最后一个狠人第506章 想要跑路的郑家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4s 0.69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