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魂惊梦 第二百四十三章 交代

    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乐笔趣 m.lebiqu.com

    “欺压良善!”

    “呸!”

    “真不是东西!”

    “畜牲!”

    子明一头雾水:“喂喂,讲讲道理噻,讲话得有证据的。我派如何就…老伯您可得把话说明白。”

    唉,算了,这老头哭哭啼啼也讲不明白,还是先带进去的好。

    子明:“来人,把老人家扶到大堂。”

    张老伯脸上焦急不已:“舵主、舵主,求求舵主为小人做主!”

    子明:“这样,您呢我和进门,我们慢慢说,细细讲,若是我能帮得上忙,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怎样?来人,带回去。”

    守卫上前:“是。”

    守卫们拉拉扯扯,总算是把老头儿带了进来。

    大堂的椅子,对于张老伯来说,就像是长满了倒刺,他坐立不安。这是王琮大人给他出的主意。面对威风凛凛的天云山派分舵大堂,他一把老骨头,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这里面,随便一个人,便可以将他置于死地。并且是不费吹灰之力。

    这位年纪轻轻的舵主,实际上双手染满了鲜血,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性命丧于他手。平常时候,这位舵主一个皱眉便可以把他吓得浑身哆嗦。可是今日,为了自己唯一的女儿,他什么也不能怕,他要拼尽全力,为他的女儿讨回公道,寻得一条出路。

    子明:“玉文,来壶茶给老伯。”

    张老伯多利多索地站起来:“舵主,求舵主救命!再晚、再晚怕是……”

    子明:“你说,慢慢说,我听着。”

    张老伯又开始了这段悲悲切切地阐述——子明眉头越来越皱在了一起。

    玉文:“可是老伯,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这要我们怎么下手呢?还有,腰间有腰带,也不一定确定是我们的人,现在这世道,冒充的也不少呢。”

    张老伯:“……可是、可是除了你们,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的女儿啊……我的女儿……”

    子明:“老伯,你能不能描述一下他的相貌,我请个画师画下来试一试。”

    张老伯点点头:“我能!他的相貌,我下半辈子都不会忘!”

    子明:“好,这样,若是他真的是我们的人,我一定还给你一个公道。若是不是我们的人,还请你在众人面前为我派做个澄清。”

    “澄清”:这是重点,我们都是要面子的人。

    可是,嘴巴长在你这位舵主的身上。你们死不承认,我又能奈何呢?

    张老伯低着头,原本所剩无几的神采一下子彻彻底底消失不见。

    子明:“你放心,我派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上有帮主、帮规,若是我处理不好,你大可以去天云山求见我派帮主。我栾子明没什么优点,最起码可以做到说话算话。”

    额,得给这老头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真的去找帮主…我、我就彻底完了。

    ……

    ……

    一连串的对比搜寻,几番证实——终于确认,这位张老伯恨之入骨的男人,名叫李潺,是沈丘艳手下领舵使王云鹏的人。

    天云山派,终是出了名了。

    李潺作恶多端,被她盯上的姑娘不止一个两个。

    子明:“沈舵主,这事儿,我看还是交给你来处理吧。帮规如何,我想不用我提醒了。年节就在眼前了,给大家伙一个漂亮的交代,我们得尽快挽回声誉。”

    沈丘艳:“我知道。”

    ……

    左蒙:“舵主,依照帮规”

    沈丘艳:“依照帮规,李潺应被处死。”

    左蒙:“不是没有伤人命吗?”

    沈丘艳:“别忘了,那叫张晓玉的姑娘被李潺给……更何况,李潺动了杀机,一把火烧了百姓的房子,他这就是死罪。”

    左蒙微微攥拳:“怕什么来什么。”

    沈丘艳:“还有,云鹏手下的一名副领舵使难逃干系。依照帮主定下的连坐规矩,他作为李潺的上一级,要受皮肉之苦了。”

    左蒙拍着桌子:“该死的,凭什么非要连坐?!李潺怎么样,和副领舵使有何干系啊!”

    沈丘艳抽动一下嘴唇,随后又放松起来:“栾子明将这件事全权交给我们,他的意思很明显,我们不能有半点儿徇私。年节快到了,在这段日子,不能出任何乱子。”

    是啊,不然,初十的年会,她该如何和常十三交代呢。

    她不敢相信,以前放肆胡为的兄弟们,可以在森严的帮规下做到如此收敛。

    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人胆敢惹出什么大祸。

    看来,依照天云山派的帮规和各种保障方式,真的比石门那一套有用得多。难怪天云山派蒸蒸日上,赢得人心。

    她虽然不适应这么刁钻的规矩,但是随着时间,总有一天她会完完全全地接受,她相信包括左蒙和一众兄弟,他们也会逐渐接受。

    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有外力推动之下。

    连坐——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却非常有效地使得领舵使以及副领舵使恪尽职守。

    当李潺被当做罪人推上刑场……

    当脖颈的鲜血浸染了分舵的土地……

    当冰冷的尸体被草草处理……

    平安镇分舵的门人,眼前上演这一幕一幕,空气中带着血腥,夹杂着惊恐。

    “死”——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是一个人最难过得一道坎儿。活生生的兄弟,昨日还在说说笑笑,今日就这么永远离开了,带着满身的罪恶,以死亡给帮规、给百姓了一个交代。

    当凶狠的刑鞭抽打在副领舵使的身上……

    当这位兄弟们中的“大哥”当众承担罪责……

    当痛苦不堪的表情在眼前浮现……

    这些人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帮规为重”。不可侵犯的“天条”,没有任何一个门人能逃得过。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自己来负责;兄弟的荣辱,亦是自己的荣辱。

    张晓玉虽然的救,但是莫大的精神打击让她神经恍惚,没过两天便郁郁而终。

    王云鹏亲自登门致歉,并吩咐人为张老伯修建了一处崭新的房屋,留下银子作为他们的日用花销,足够他终老。

    一番下来,天云山派的名声总算是救回来了。雷厉风行地处事风格,赢得了平安镇百姓的刮目相看。

    ……

    栾子明:“玉文,这个月分舵收成如何?”

    田玉文:“收成?呵呵,没有收成。“

    子明欠欠身子:“没有收成?”

    玉文摇摇头:“入不敷出,哪来的收成啊我的舵主啊。”

    子明立刻坐不住:“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收成呢?”

    玉文无奈:“舵主,您今天说院子不够大,明天说住的不够好,后天说店铺不够多……一天一个命令,哪不需要银子呢?咱分舵下面的店面和生意全都是刚刚起步,哪里承担得起呢?”

    子明耸耸肩膀:“我这不是着急吗,没多久就要去天云山了,没点儿成果我怎么和帮主吹牛、呸、交代呢?”

    是的,他就是为了吹牛,噗呲!

    玉文:“舵主,属下可得提醒您,咱银子都是萧大哥给的,您这个花法儿,呵呵,萧大哥可是不会高兴呦!”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剑魂惊梦第二百四十三章 交代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9s 0.564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