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铁剑 68.塞外独寒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那他们为什么会死在李轻狂的剑下,如果背叛的话,不应该他们也去吗?”黑衣人问道,夜瞎子也是一脸的不解,这是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为什么傲飞跟岳钟都战死在了寒山,他们应该早就知道隐剑楼会进攻寒山才对,为什么还要为魔宗而战,这是她最不解的,明明已经背叛了魔宗,为什么还要会魔宗战死,难道是李轻狂的强大已经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不过这不可能,她已经分析过,李轻狂纵然厉害,当时战场混乱,如果他们想要走,没有人留得住,当时魔宗宗主萧玄空已经牵扯了太多的高手,他们想要走,轻而易举,他们没有走的原因很简单,非常的简单,就是他们本就是没有走得打算,而且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战斗,为什么他们能够为魔宗战死,却要背叛魔宗,这是为什么,她想不通,夜瞎子想不通,所有人都想不通,知道秘密的人是不会告诉人们这件事情的,这是最大的秘密,她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可是他们都想不通,而且他们一直在死去,夜瞎子知道,隐剑楼是害怕魔宗身份曝光,影响他们如今江湖之中的地位,所以清除了起来,隐剑楼二十年前就已经想好了要杀掉他们,隐剑楼背叛了他们,背叛了当年牺牲的两位长老,可是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有谁会替他们对抗隐剑楼,魔宗,魔宗已经不在了,六宗,如果自曝魔宗身份,六宗根本不会给你开口的机会,提剑就会斩杀掉你,这就是报应吧,夜瞎子似乎就是认命了一般。一笔阁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去死吧,背叛了魔宗,都要死。”黑衣人非常随意的说道,乌黑长剑一刺,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犹如是杀鸡一般简单,长剑刺穿在了夜瞎子的喉咙之中,缓缓被她拔了出来,鲜血沾染在了剑身之上,只是她拿着剑身轻微的一抖,剑尖缓缓抖动着,雪花绽放,只是雪花却是血红色的,那是鲜血被她抖出了剑花,出现的雪花,乱雪纷飞,熟悉的剑招,只可惜已经很久没有人看见了,如果有人看见就会大吃一惊,乱雪纷飞不是什么厉害的剑招,可是当年李轻狂用的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一招,能够跟李轻狂挂上钩的剑招,在哪里都会受的瞩目,比如现在,庙宇的外面,一个人已经站在了那里,黑衣长袍,脸上带着黑皮面具,眼眸非常的平常,他看到了里面的剑花,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异样,准备离去的时候,再看一眼庙宇之中,突然庙宇之中人影一闪,他站在了庙宇之外的一棵巨树之上,俯视着庙宇之中事情,可是树干之上,人影闪过,黑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速度之快已经是当世少人人及,此等身法堪称是恐怖。

    “你是谁?”黑衣人的声音很冷,此时声音不在假装,的确是一个女子,声音虽然寒冷却是婉转动听。

    “一个游走于黑暗之中的人。”面具男子的声音也很冷,只是回答她的话一般。

    “哼,竟然如此你就消失在黑夜之中吧,相信也没有人会为你惋惜。”黑衣人女子冷冷的说道,似乎很不喜欢被人窥视她,窥视她的人都要死,这个人也不例外,所以她出剑了,剑法一抖,雪花乍现,长剑一挥,剑气流云,雪花剑气弥漫而出,飘雪剑法,雪花剑气,再次现世,只是这一招雪花剑气比起那一个黑衣人厉害了不知道多少,面具男子眼眸没有任何的变化,缓缓抽出了手中的长剑,一招,只是一招,这一招,不能形容,人影穿透了剑气,持剑来到了黑衣人的身边,很快,快如流星,剑尖似乎就要刺中黑衣人,黑衣人也是刺出长剑,叮,剑尖相抵,两道身影立刻弹开,树干很粗,是一根从粗壮的树干之上延伸而出的树枝,不知道长了多久的岁月,恐怕一个人双手合抱都抱不住这树干,可是树干之上,两道人影弹开,他们的脚步都没有动,而是被剑尖之上的力量弹开的,脚下的靴子刮起了树干之上的树皮,露出了白色的树木,划过了一丈之远,二人才堪堪稳住了身形,二人同时一惊,黑衣人女子的眼眸之中也是惊骇,她的剑法有多高自己知道,连南宫辰都不得不给她面子,除了那些已经懒得走动的宗师,能够打败她的人,已经没有了,她是谁,她就是塞外独寒铁寒衣,谁能想到这个塞外独寒铁寒衣是魔宗的人,而且谁又能想到,这个人的武功居然是李轻狂教的,他只教了铁寒衣三个月,可是铁寒衣凭借着飘雪剑法,成为了一代宗师,更是自创了自己的剑法,她觉得用李轻狂的剑法杀他是一种失败,所以她自己创出了三招剑法,有多厉害她不知道,反正她觉得比李轻狂的飘雪剑法厉害,可是现在居然被人逼退了一丈,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那些人,天下还有这等人物,她心中惊骇。

    “你是塞外独寒铁寒衣?”面具男子诧异的说道。

    “你知道我?”铁寒衣的眼眸之中诧异的说道。

    “自然知道,天下四宗之一,大名鼎鼎。”黑衣人收起了自己的剑,似乎不想出手,的确他不会出手了,因为他跟铁寒衣不是敌人,他的目标也是夜瞎子,他们的目的相同,所以他们不是敌人。

    “可是你的名字我没有听说过。”铁寒衣冷冷的说道。

    “御龙使。”面具男子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这三个字一出,铁寒衣的眼眸之中出现了诧异的神色,御龙使那是职称,他是皇室的高手,江湖传闻皇室为了抑制江湖,对付隐剑楼,培养了宗师,而且已经有四位御龙使,每一位都是宗师,他们以风火雷电为代号,江湖之中的人不以为然,以为这是皇室为了震慑江湖,编出的谎言,朝廷根本不可能有四位宗师,可是有没有四位宗师铁寒衣不知道,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宗师,一个非常厉害的宗师,至少自己想要杀他很难,虽然她有信心,但是很难,这样的高手,还能不是宗师吗。

    “你是风火雷电之中哪一位?”铁寒衣问道。

    “电,刚才你已经见过了我的绝招,闪电一剑。”男子冷冷的说道。

    “你的剑很快,可是天下快剑当属苏小小。”铁寒衣淡淡的说道。

    “他已经老了。”男子有些不服的说道。

    “可是他的剑没有老,他的快已经达到了快的极致,如果刚才那一剑是苏小小使出,我绝对挡不住,所以你的剑还能再快,可惜你已经到了巅峰,不可能再快了。”铁寒衣有些遗憾的说道,言外之意就是你的武功有了桎梏,想要突破是已经不可能的,一辈子想要成为绝世人物很难,虽然宗师已经是武林绝顶人物,可是当今天下宗师何其之多,只有一种人,才是真正的独一无二,那就是武道通神,可是武道通神岂是那般容易的,天下已经没有第二个人了,连苏小小那样的强者都没有踏入那一步,更何况他们。

    “塞外独寒,已经不仅仅是塞外独寒了,应该是天下独寒了,铁寒衣一旦进入中原,天辰雪神洛雪也不远了吧,你们亲如姐妹,洛雪的天赋还在你之上,恐怕她已经触摸那一道门槛的边缘了吧。”电一脸凝重的说道,仿佛眼眸之中那一种凝重,就算是戴着面具都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天下如果再出一个天下第一,这个洛雪绝对是最有可能的,天辰山终年积雪,可是洛雪一直都是生活在那里,她的剑比百尺寒冰还要寒冷,她在这里只有一件事情,就是练剑,这样一个人,剑法会是何等寒冷,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剑法如何凌厉也是不知道,曾经棋仙说过,孤海散人的剑,犹如海上之神,出剑之势携浪涛之势,汹涌而澎湃,塞外独寒的铁寒衣,长剑一出,脖颈已经寒芒浮现,唯有这位洛雪的剑,可谓是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此等人物可谓是不可敌,能够得到棋仙如此评价,天下能够有几个人,洛雪的剑法已经直追先辈,当世那里老一辈的宗师,或许都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当然这样厉害的人物,也只有宗师这些人心中明白,而朝廷这些年对这些宗师可是深入了解,岂能不知洛雪的恐怖,只是竟然不知铁寒衣是魔宗的人,如果铁寒衣是魔宗的人,如今入了江湖,天下恐怕再起风云,洛雪也将走下天辰,两大宗师,天下最顶尖的两个人物,真的能够掀起隐剑楼的波澜吗,电心中已经有些隐隐的期待,隐剑楼,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棵大树,总要面临风雨,而且是狂风暴雨,你做好准备了吗。

    “长剑三尺七,独寒天下人,我铁寒衣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帮忙。”铁寒衣冷冷的说道,随后身影凌空而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长剑三尺七,独寒天下人,好一个铁寒衣,可是洛雪也不是一个善于之辈啊,你这三尺长剑,恐怕寒不过洛雪的风雪天下。”电喃喃道。

    “大傻子,你为什么只有一剑。”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只见粉红色长裙的燕晓莺,与唐炎斗起了剑,燕晓莺的剑法虽然不厉害,但是宗师大家出来的人,剑法自然也是精通一些,本是想跟唐炎过一下招看看他的剑法有多厉害,可是自己的剑法斗来斗去,已经施展了七十二路剑法了,可是这个唐炎只有一种剑法,不应该说是一种,而是一招,一招剑法就破掉了所有的剑法,燕晓莺心中憋屈不已,本是想跟他们好好玩玩,没有想到被唐炎弄得心情不好,难道她所练的剑法,都不及唐炎这一招吗。

    “师父只教了我一剑。”唐炎停下了自己的剑,饶头笑着说道,是的,他只有一剑,他的师父也只教了一剑,这一剑叫做天外流星,这一招有多厉害,看不出来,因为燕晓莺的剑招都被他破掉了,可是也没有看出有多厉害的威力,只是燕晓莺的剑招施展开来,唐炎的剑招,似乎就能击在了剑招的破绽之上,随意的化解掉剑招,让燕晓莺束手束脚,殊不知这是棋仙最巅峰的一剑,天外流星剑,一剑平八方,这是所有人对这一招的评价,而说出这一招的威力,只有一句话形容,就是一剑破万法,唐炎没有学其他的剑招,白长生只教了他这一招,因为这一招就够他用了,天下万剑皆可一剑破之,反之也能一剑败之,但是燕晓莺还没有达到那种境地,除非是宗师,否则想要破掉唐炎的天外流星,很难,非常的难。

    “不打了,喂,你能够破掉他的剑招吗?”燕晓莺一脸憋屈的看着萧贯虹说道,他们是在路上相遇,而燕晓莺是特意来找他们的,只是萧贯虹不愿意多说话,只是非常平静的跟着他们,萧贯虹没有说话,随意的取下了背后的剑,唐炎看着萧贯虹的剑,眼眸之中一脸的激动,他很想跟萧贯虹打架,可是都没有如愿,今天他终于如愿了,萧贯虹终于提着那一柄黑剑,难看的黑铁剑来了,几丈之地,唐炎出手了,依然是天外流星,没有任何的变化,可是这一招天外流星,变得更加凌厉,变得更加快,燕晓莺脸色难看了下来,好你个小子,原来刚才你小子根本没有尽力,殊不知如果唐炎真的认真对付她,或许连剑势边缘靠近她,她就败了,剑气犹如星辉一般涌出,天外流星,果然很厉害,尤其是唐炎,他练剑以来,只会练这一剑,这样的一个人,着实让人佩服,能够只练一招的人,天下间没有,但是萧贯虹的剑,更加的简单,有多简单,就是一劈,简单的一劈,没有华丽的招式,没有踊跃的劲气,更是没有剑气溢出,这样的简单,可是剑气落在他的黑剑之上的时候,都被击散而去,叮,长剑狠狠的劈在了唐炎的剑之上,哐啷,唐炎的剑飞了出去,是的,唐炎竟然握不住自己的剑,萧贯虹已经缓缓的将铁剑背在了后面,这一下燕晓莺已经骇然的说不出话来,这是流氓剑法吧,如此简单就劈飞了唐炎的剑,唐炎心中惊骇,此时握剑之手酸痛不已,不停的在颤抖着。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绝世铁剑68.塞外独寒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8s 0.466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