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江湖 长安看家

    “我的话你听见了吗?小子,这副表情是什么样子?难不成你做不到还是说你已经辜负她了?”唐大师似乎很不开心上官逸迟迟没有反应,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甚至要撸起袖子打上官逸了。读爸爸 m.dubaba.cc

    “啊,唐叔叔,您的话我当然都听见了,只是……您怕不是误会了吧?我和那丫头只是好友,一方有难,另一方必定会相助,刀山火海,枪林箭雨都无法阻拦的好友,更何况那丫头那么出色又才气出众,天资傲人,眼高于顶的,当朋友我还够格,别的就……她未必看得上我。”上官逸委婉的反驳着唐大师的错误观点,哪里敢答应唐大师的那句“不辜负”?

    很多时候,误会总是一个叠着一个,最后产生玩笑一般的结果,甚至是无法挽回的遗憾。

    若是一开始就说清楚,问明白,哪还会有后面的那些意外呢?

    上官逸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不敢顺着这个喝醉了的男人的意思往下说,而是想解开他已经产生的这个误会。

    “什么叫未必看得上你?那是已经看上你了!这年头,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丫头虽然精明,但是也没逃过一劫啊,我不管,你必须得答应我,要不然今天你别想出这个门。”唐大师啪的拍了一下桌子,指着上官逸的鼻子很激动的说道。

    “那我明天再出去就是了,今天再叨扰一天。”上官逸很淡定,为了不让自己被一众好友(墨千琉,傅长安,叶雪倾,锦离)鄙视,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答应的,更何况这对女儿家的名声也不好。

    “你明天也别想出这个门!”喝醉了的唐大师单纯(sha)的可爱。

    “那就后天,没事,我不急。”上官逸依旧淡定的逗着唐大师。

    “后天你也别想!”唐大师还没发现他已经被上官逸绕进去了。

    几个回合下来,唐大师终于反应过来,撇去了时间的限制,变成了“不管怎样,你别想出这个门!”

    “那我从后门出去就是了,没关系的。”上官逸换了个角度继续磨唐大师的性子,整个人稳的一批,丝毫不见慌张。

    然后两个人的推诿战就变成了各种刁钻角度的出院子方式和禁止这种角度的出院子方式,听的旁边的疯铁匠相当无语,虽然想插嘴,但是又怕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来,所以依旧保持着缄默,安安静静的吃着美食,喝着美酒顺便欣赏着这场小孩子的拌嘴,这样子的师兄可是很多年没见过了,看来他是真的宠爱那丫头啊。

    “你小子到底同意不同意?别给我整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来句爽快话。”唐大师的好脾气被磨得差不多了,逐渐暴躁了起来。

    “下次一定同意。”上官逸很爽快的给了答案。

    “这还差不……等下,什么叫做下次一定同意?”唐大师虽然喝醉了,反应有些迟钝,但是出乎意料的居然双商没有下线。

    “咕咕咕?”上官逸小声bb。

    “啊?”唐大师当然不知道咕咕咕是什么意思,所以有点懵逼。

    “就是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毕竟我还是个小孩子,这种事难以决定嘛,随随便便答应你以后才可能被你追杀呀,不是吗?下次一定,下次一定。”上官逸说着很虚伪的话语。

    不过呢,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而且还是蛮不讲理起来的家伙,唐大师在觉得貌似说得对,但是哪里肯定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上官逸,所以……

    “不行,这有什么好考虑的,是丫头不好看了还是你小子膨胀了,觉得丫头配不上你?必须这次一定。”唐大师不依不饶的说。

    “好好好,改天一定会这次一定,这样可以了吧?真是拿你没办法。”上官逸无奈的摇摇头,说的话差点让疯铁匠一口酒喷出来,这要是师兄清醒的时候,上官逸敢这么说,师兄的脸都会被气绿了吧?

    “你你你……”唐大师指着上官逸说不出话来。

    事实证明,就算是唐大师不清醒,他也会被气的不行。

    “锵~”

    唐大师从院子里的武器架上取出来一把刀,把它架在上官逸脖子上,问:“现在可以老实回答这次一定了?”

    上官逸虽然有被吓到,但是整个人并不慌张,甚至看上去还是稳的一匹,不慌不忙的放下筷子,说:“这做人呢,要有自知之明,我倒是想说这次一定,可惜千琉她看不上我呀,你若是能让她说出她喜欢我这样的类似话语,那我这次一定倒也未尝不可,可是你不能,我也不能,对不对?唐大师你可不能凭空坏她名声啊。”

    经过之前的铺垫,这次的苦口婆心,很有道理的话成功的说服了唐大师,让他放下刀,好好的思考了一下下,然后说:“那就下次一定吧。”

    上官逸松了口气,开始变着法的灌他酒,把唐大师灌的烂醉如泥后,扶回房间去,再灌一碗醒酒汤让他歇着了。

    “你小子可以啊。”疯铁匠还稳稳的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明明酒量不行却先把师兄抬走了的上官逸。

    “哈哈哈,过奖过奖。”上官逸谦虚了一下,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酒量这个东西其实还蛮重要的,不管是行走江湖还是混迹官场都一样。”疯铁匠意有所指,似乎看出上官逸并不会单纯的走江湖这条路。

    “额,这个我也知道,只是喝酒误事,之前太忙了,没时间锻炼酒量。”上官逸点头,解释了一下原因。

    “离都大比应该还有段时间才开幕,你若是没什么事情做的话,就锻炼一下酒量吧,多喝些英魂,对你有好处,更何况这也是你费尽心思通关的奖品,都让我们喝了去可不太好哦。”疯铁匠点点头,没对上官逸的理由发表什么意见。他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上官逸能走到现在的地步肯定是不容易的,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没时间练酒量也正常。

    “好。”上官逸点头,英魂作为药酒,似乎对他的确有不小的好处,尤其是《铁血丹青》的修炼,有英魂的辅助好像会更顺利点?

    “师兄刚刚说的话呢,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当然也不能不放在心上,正所谓酒后吐真言,要是哪天那丫头真因为你受委屈了,在师兄面前吧嗒吧嗒的掉眼泪的话,师兄可能真的会找人砍你哦。”疯铁匠的话其实是在表明立场:虽然我很欣赏你小子,但是呢,这件事上我是站在师兄这边的。你们没什么的话也就算了,要是真有什么感情,你还当了渣男,让墨千琉很伤心的话,师兄找人砍你我是不会拦着的,可能还会帮他一起找人。

    “额,必不可能。”上官逸摇头,语气相当的果决。

    “这么果断,难不成知道什么内幕?”疯铁匠眼睛亮了亮,身子倾斜了下,凑到上官逸那边,声音也压低了,想吃瓜。

    上官逸不愿意答应唐大师就说明他和墨千琉真的没什么暧昧,现在他又说必不可能,那八成就是墨千琉有心上人了,而且不是上官逸,这个瓜……得吃!

    “哎嘿嘿,这件事嘛,我不告诉你。”上官逸吊了吊疯铁匠的胃口后猛的来了一句“我不告诉你”,气的疯铁匠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吹胡子瞪眼睛的,想锤爆上官逸的狗头。

    “时间会说明一切,未落到实地的时候,一切猜想都是谣言,不可乱说。”上官逸摇摇头,在疯铁匠杀人一样的视线下坚守着阵地,不说就是不说。

    两人如同在看敌人一样对视了好一会儿后,疯铁匠突然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哈哈哈哈哈,这样最好,看见你这种做派,我反而放心了些。”

    上官逸也微微一笑,冲他举举杯子,小小的喝了一口酒,两人不说开却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疯铁匠开心是因为上官逸不管有没有和墨千琉有着超出朋友关系的友谊,至少他知道保护墨千琉,除了安全,还有名声,哪怕是在这种酒过三巡,人已微醺,在座皆是友,自己还欠人家人情的情况下,依旧坚守立场。

    名声,一文不值却又胜于万金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女子来说,未出阁却没了名声的女子,即便坚强的不以死证清白,余生也不好过。作为墨家的核心人物,墨千琉的传闻很多,但都是正面的,和她来往亲密而且还是寻常人的貌似只有上官逸一个,所以上官逸的所作所为就更为重要,只要随随便便说几句有的没的,被人听了去,离都马上就会再起风雨,辟谣都不管用。

    谁让她以女子之身立于离都万人之上呢,注定风雨常伴其身。

    师兄把墨千琉当女儿一样养着,宠着,墨千琉虽未把师兄当爹对待,但是明里暗里的照顾和关心从未少过,就算是远赴鬼都参加试炼也安排了人保护求知街,保护师兄。

    师兄的女儿,他也愿意当做侄女来对待,虽然墨千琉从未见过他就是了。侄女有这样靠谱的朋友,他自然开心。

    上官逸则是感谢疯铁匠能够理解他,毕竟自己欠着人情还这般拽,实在有些不妥。

    两人坐在桌子旁边吃菜喝酒,秉烛夜谈,因为随心所欲的喝,而且喝的慢,所以上官逸倒也能坚持下去,没醉倒,直到天快亮时,上官逸和疯铁匠都有些撑不住了才停下,去歇息了。

    只是那壶浮生醉终究是没有开封。

    ……

    等到再醒来之时,上官逸把酬金付给了两位大师,金额之多,让唐大师都有点意外的看着上官逸,疯铁匠则是之前见识过一次上官逸的小金库,所以并不算太惊讶了。

    “你别看我了,就这么多,我可没钱咯,剩下的一些是我在离都的开销。”上官逸义正辞严的表示就这么多钱,想要再多也没了。

    “呵呵,我也不是贪婪的人,只是突然觉得你小子貌似很有钱,这笔生意不算亏。”唐大师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上官逸不管给多少其实都行,这笔买卖就没打算挣钱,只是没想到却比正常情况下挣得还要多一些。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嘛,更何况您也是要恰饭的。”上官逸挤眉弄眼着说完了这句,然后正色道:“那我就先走了,半个月没回家了,有点不放心,回去看看。”

    说罢,他就要去牵马,带着马车离开。

    “等等。”唐大师叫住了他,然后把那壶浮生醉拿出来给他,说道:“既是你朋友赠你的,你就拿回去喝吧,莫要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

    “唔,那好吧,虽然给我喝有些浪费,不过唐叔叔你说的也对。”上官逸想了想,接过那壶酒把它稳稳的放置在马车里,然后同两位大师告别,先把两个饭盒送回浮生幻梦,然后往自家院子赶去。

    只是……回到家后,他发现在自己家看门的人居然是傅长安!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院子里,捧着一本书看着,剑放在身旁,美丽的容颜和满园的风景也不知道是谁衬托了谁,莫名给人一种岁月静好,不敢打扰的感觉。

    只是佳人已然察觉到上官逸回来了,慢慢的合上书,对他展颜一笑:“你回来啦。”

    上官逸按住骤然加速的心脏,强自镇定的点头:“我回来了,怎么是你在这里?”

    “想看看你家是什么样子,而且你不是让锦离帮你看家吗?她人手不够,就交给我了。”傅长安的解释没什么问题,反正她和上官逸也不是外人,甚至于她才是真正知道上官逸身份的那个人,交给她自然是最优选择,只是……总觉得她话里有话啊,至于是什么话,上官逸还真捉摸不透。

    “这样啊,那倒是麻烦你了,我有点受宠若惊,哈哈。”上官逸挠挠头,说道。。

    “没事,还顺利吗?”傅长安并不在意他的客套话,转而问起他这次闭关铸剑的成果。

    “啊哈,这,当然顺利啦,只不过意外也是有的。”说到这个问题,上官逸有三分骄傲和七分的纠结,亮出十大名剑的话自然表明顺利,可是不能亮,不亮的话,就伪装过后的剑来说……估计傅长安肯定觉得一般般,诶,纠结啊。

我的海盗船 轨迹之星之轨迹 高富帅的逆袭 回梦纪 共尊路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执手江湖长安看家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209s 0.823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