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娇妻苏医生 第124章:生生世世也不放手

    “今晚要去找他了?”墨凉卿已经整理好了,正在扣上袖子的扣子。一笔阁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墨席忱点点头,刚好理亓官离开的那天满一年,既然他打算躲他一年,那他就尊重他。

    墨凉卿也没有说什么,把一串钥匙准确无误的扔到他的手上。

    “这辆越野应该比较适合你。”说罢,墨凉卿起身走了出去。

    “谢了,哥。”墨席忱低头看着那串钥匙。

    其实这一年他有想过去找他,但是他故意躲着自己,即使找到了也不会乖乖的跟自己回来,还不如尊重他,虽然难熬,但是一想到一年就是盼头,他忍住了。

    唰的拿起外套,大步流星的走出去了。

    一路上,越开越是冷清,他这一年都躲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吗?

    今晚的月亮很圆,就想人心所期盼的那样,希望得到圆满。

    可是,这是一个山区,越是往里开信号就越弱,开到了后面连导航都在转圈圈。

    墨席忱拿出了指南针,有一种荒野求生的感觉。

    “叩叩叩。”

    墨席忱警惕的看着车窗外,一个穿着朴素的大妈在敲击着他的车窗。

    墨席忱缓缓的把车窗摇下来了。

    大妈倒是热情先开口了,“小伙子,你是来旅游的吗?是不是迷路了?”

    “我是来找人的,不过确实是迷路了。”

    大妈热情的递了后背篓子里的一个梨给他,“我刚才就在半山腰瞧见你转了好几圈,寻思着你肯定是迷路了,我们这个村晚上有些邪乎,一般外地人都很难走出去的,来,吃个梨解解渴,这都是我们自家种的,可甜了。”

    墨席忱看着大妈淳朴的笑容,然后礼貌的接过了她手中的梨。

    “谢谢。”

    “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寻思个啥呢,我们这个村子有什么好的,一个个的往这来。”

    墨席忱听到这话有些不解,“很多人来吗?”

    “也不算多,就是这一年里挺多的。”

    “对了,大妈,我想问问你见过这个人吗?”墨席忱掏出手机,把亓官的照片给她看。

    大妈的眼睛有些模糊,把手机远离自己好久才看清楚了照片里人物的轮廓,“这咋有点眼熟啊。”

    墨席忱听到心里一阵欣喜,“您再仔细看看。”

    “哎哟,人老了,看不清楚了,不过倒是有点像我们村里的一个郎中。”

    “郎中?”

    “对,说起来也是缘分,亓大夫但是来的时候,好像也是像你一样迷路了。”

    墨席忱激动的握紧了手机,“他是不是叫亓官?”

    大妈看着墨席忱,“你也是来找亓大夫看病的吗?”

    墨席忱点点头。

    “这样呀,那好吧,我带你去吧,不过我们村子的路比较小,你的车子应该开不进去。”大妈打量着墨席忱的车,长得比她看过的车都大。

    墨席忱摇摇头,把车门打开,“没事没事,我把车停在这里,随你走路进去。”

    “哎,好吧。”大妈费力的再把篓子背起来。

    墨席忱直接接过手了,“大妈,我来帮你。”

    “你这个小伙子倒是热心肠。”

    墨席忱被大妈的憨厚的笑容感染了,“没事没事,举手之劳。”

    “年轻人就是力气大。”

    墨席忱忍不住问大妈,“大妈,亓大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妈思索了一番,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这个嘛,亓大夫可以算是我们村子的贵人了,是个好人,因为他的到来,我们村有了大夫,收的钱比县城里的还便宜,亓大夫简直就是华佗在世,几乎大大小小的病,在别的地方治不好的,亓大夫都能治好。”

    墨席忱听到大妈对亓官的赞赏,嘴角也不自主的微笑起来了。

    “不过亓大夫的身子不是很好,为我们诊治的时候,都要隔着窗户和帘子,刚开始我们也觉得是唬人的假把戏,不敢轻易相信,但是他真的把人治好了,我们才相信他,所以他也被村子里的人成为窗户先生。”

    “身子不好?”

    大妈点点头,“对呀,没有人进过他的屋子,他也从来没有出来过,他平时要带的菜之类的但是村民们帮他买好,他给的价钱都比原价的高哩。”

    墨席忱忽然有些心疼亓官,他这一年都是这样吗?

    “不过来找他看病也得看时间,你得在门口先敲门,然后喊两声,他应你了,才会帮你看病,如果不应你了,就是身体不舒服,你可能就要白跑一趟了。”

    墨席忱点点头,“多谢大妈。”

    大妈指着前面的还亮着灯的小房子,“好了,小伙子,前面的那间房子就是了,我还要回家给我闺女做饭,就把你带到这了。”

    “好的,有劳了。”墨席忱把篓子放下,还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纸币。

    “不不不,我不能收。”大妈看着墨席忱递给她五百,连忙拒绝。

    “大妈,你就收下吧,就当我我刚才吃了一个梨的钱。”墨席忱把钱放在篓子里

    “哎哟,一个梨能值几个钱啊!”大妈赶紧把钱捡起来。

    但是墨席忱已经离开一段距离了。

    “谢谢你,小伙子。”

    墨席忱每走一路都忍不住的颤抖,这一年他过得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瘦了?

    亓官在屋子里听到了脚步声,以为是来问诊的村民,就朝外面说,“明天再来吧。”

    墨席忱无数次在梦里听见亓官的声音,这一次终于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现实中了。

    亓官看着窗外的身影还在不断的靠近,还以为对方没有听见,“请明天再来吧。”

    “明天再来,我可能就会死掉了。”墨席忱的声音有些沙哑。

    亓官一时间恍惚起来,这个身影怎么会这么像墨席忱,不,不会的,他怎么会来,一年了,他从来没有来找过他,不是正如他所愿吗,可是每天他都在盼着这个人。

    “大哥,不好意思,请明天再来吧。”

    墨席忱的脚步依旧没有停止,看着那扇门,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他打开,然后去拥抱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叩叩叩。”墨席忱还是轻轻的敲门。

    亓官眉头紧皱,不可能没有道理听不见他的话呀。

    “我来了,来接你回家了。”

    亓官的身子一震,这个声音,是他!

    “把门打开好吗?”墨席忱轻声的说着,他已经能想象到亓官如同受惊的麋鹿。

    “”

    “乖,一年已经到了,我来接你回家了,把门打开好不好?”

    亓官痛苦的斗争着,不、不行,不能让他看见他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还有这些药,赶紧藏起来,藏起来!

    墨席忱听见里面嘈杂的动静,以为亓官为了不见他,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心急之下,把门踹开了。

    “砰”

    墨席忱看着亓官的背影,已经消瘦了太多太多了,亓官惊恐的看着墨席忱,他的眼睛已经深深的陷进去,脸上的颧骨凸起,一点肉都没有。

    墨席忱看着亓官,满眼都是担忧很心疼。

    “别、别看我。”亓官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

    墨席忱还是一步一步的靠近他,“我来带你回家了。”

    亓官摇摇头,“别过来,别过来。”

    墨席忱轻轻地把亓官的手拿开,亓官看见的是两行泪流的墨席忱,“你不要你的小朋友了吗?”

    亓官终于不在忍耐,哭道:“你怎么才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很久很久了。”

    亓官蹲下来,紧紧的抱着自己,声音哽咽,颤抖。

    墨席忱怔住了,缓缓的反应过来,把亓官扶起来,紧紧的,紧紧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来迟了。”

    忽然,亓官把墨席忱推开,“你不该来的,你不该来的,你走,你走,我现在是传染病人,你快走。”

    墨席忱把亓官紧紧的圈在怀里,“我不怕,要传染就一起传染好了。”

    墨席忱吻住亓官的唇,已经不是记忆里的柔软了,是起皮的粗糙,这让墨席忱无比的自责。

    “唔!”

    忽然,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嘴里满眼,亓官推开了他,紧张的看着墨席忱,“快,快把血吐掉。”

    墨席忱邪魅一笑,有些调皮的看着亓官,看着他终于有了其余的情绪,他真的很开心。

    “咽下去了。”

    亓官把他的嘴张开,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流下,“为什么、为什么”

    墨席忱浅笑,甜蜜的看着他,“因为答应过你的,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你一个人痛苦,太苦了,下半生,我要和你一起,受你所受之苦。”

    “你这个傻子!”亓官痛苦的拍打着墨席忱,这个蠢货。

    “嗯,是傻子,傻子让你一个人这一年过着这种生活,傻子让你受了一年的苦、”

    “别说了,别说了。”亓官抱住了墨席忱。

    墨席忱低头一吻,两个人既悲痛又幸福,只有吻才能让他们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墨席忱滚烫的手抚摸着亓官的肌肤,一寸一寸的滑落。

    亓官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制止了他。

    墨席忱的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他的脖子、肩膀。

    “血都喝了,还怕什么?”

    亓官疯了,被墨席忱的节奏带着,失去了理智,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抓住墨席忱的衣服。

    这一夜,两个人都很疯狂,很幸福,很真实。

    墨席忱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亓官,怎么看都不够。

    亓官发现墨席忱的眼神总是那样的炙热,轻声问道,“你后悔吗?”

    墨席忱吻了他的额头,“不后悔。”

    “我明天就要去检查了。”

    “我知道,所以我陪你一起。”

    “如果真的是、”

    “反正我已经赔给你了,结果是什么不重要。”墨席忱替他擦掉眼角的泪水。

    “嗯。”亓官知道墨席忱是安慰他,但是他这样义无反顾的扎进自己的怀里,他不想害了他,所以他还是祈祷自己的结果是好的。

    这一年来,阻断药的副作用也开始出现:头痛、乏力、腹泻、脱发,查血的结果显示,肝功能和肾功能也受到影响。

    几乎每一天他都睡不好。

    他恨过那个人,可是光恨有什么用呢。

    这一年来,他努力让自己变得积极,因为他还想再见墨席忱,因为墨席忱,是他唯一撑下去的念头。

    可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还要和他共生死。

    亓官发誓,生生世世都不想把他放开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私人娇妻苏医生第124章:生生世世也不放手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6s 0.491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