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仙界 第83章 吹灰

    大笔趣小说网 www.dabiqu.com

    丁广实在想不明白费斌为什么这么在意陈期是否决定撤离,非得逼得自己全力以赴去说服那陈期。笔砚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难道以他练气期的高强实力,也那么怕那些叛军吗?

    丁广想了想,好像找到一点线索,但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丁广当即点点头,示意费斌安坐,然后把头稍稍凑近些,压低声音说道:“费老,在下必当尽力。只是在下还在王宗主那里听到另外一个消息,这个消息跟叛军军情似乎无关,所以在下才没有跟陈府主提起。”

    费斌眉头一扬,似乎颇为诧异。丁广见状连忙说道:“费老明鉴,这消息的真实性还尚待查实。这是关于云城的一个叫做闲云宗的小门派的消息,听说这门派在炼制一种丹药,叫做血魔锻体丹。”

    丁广目不转瞬的看着费斌,见费斌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在听到“血魔锻体丹”的时候,呼吸似乎一滞。

    丁广继续道:“据说此丹药对于武功高手有奇效,只要三枚的样子,就能让人突破练气境界的瓶颈,非常厉害,不可思议!”

    那费斌闻言“哼”的一声:“这世上焉能有这样的好事,修仙修仙,不看先天资质,不看后天努力,凭借几枚丹药就能跨入练气,当真是异想天开。”

    丁广心里暗暗好笑,这老狐狸演戏演得不错。而他这话对自己而言已是明显的激将之计了。

    丁广却眉头一皱,似乎对费斌之言不满:“费老何出此言,在下所言也是其来有自,听说那闲云宗少宗主刘智服丹两枚,距离那练气境界只差一步了。”

    费斌冷笑道:“世上总有那无知愚人去信那虚无缥缈的谎言,若真有此神丹,老夫的仙气门也是一星宗门了,却为何不得而见?那闲云宗不过是一个地处偏远、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何德何能炼制此神丹?”

    丁广鼻中重重呼出一口气,似乎对费斌的刚愎自用颇为不满,犹豫了一会,丁广才说道:“不瞒费老,在下这里就有一颗血魔锻体丹,只是此丹珍贵异常,连在下也是想借此丹提高一下实力……”

    丁广说到这里见费斌的胸膛明显的起伏了一下,看来他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丁广把声音压得更低了:“费老,既然在下肯拿出这枚珍贵的丹药,当然是打算敬献给费老,也只有费老这种武功才配得上这种神丹。”

    费斌闻言几乎屏住了呼吸,心情激动可见一斑,丁广心想这老狐狸装什么装,跟自己没吃过血魔丹似的。

    丁广继续道:“当然,在下也是心有所求,只是希望费老看在这枚神丹的份上,一会答应在下一个小小的要求。”费斌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丁广把铺垫做足,当下不再废话,从自己的衣襟里慢慢掏出一个小布包,眼神火热的看了一会,随后又强自压住不舍,小心翼翼的把布团打开,露出一粒黑漆漆、圆滚滚的丹药。

    丁广叹了口气,就要把这枚丹药放在费斌和自己中间的茶几上。费斌盯着这枚丹药,目不转瞬,眼神随着丁广的手而动。

    丁广似乎极为不舍,又似乎极为小心,先用右手衣袖把茶几轻抚一下,似乎要扫去茶几上的灰尘,在放下之前,又低头一吹,那费斌眉头一皱,眼睛还是没有片刻离开丹药,只是用右手衣袖挡在嘴鼻之前。

    丁广见状却把手中的丹药一握,说道:“啊哟,费老,对不起,在下不是故意的,还望见谅!”

    费斌用衣袖挥了挥,似乎是要把灰尘挥散开来,口中却说:“李大人,请把这丹药交于老夫看看。”丁广一拱手:“费老,您似乎还没有问在下的要求是什么呢?”

    费斌眉头一皱,说道:“无论你什么要求,老夫都能应承下来。”说完却摇了摇头。

    丁广一反常态,嘻嘻一笑:“费老,在下的要求便是让你躺一会再说。”费斌双眼怒睁,“螣”的一下站起,一手指着丁广,还未说话就身子一歪,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

    丁广坐着没动,等待了一会,见费斌始终没有动静,站起身来用脚大力的踢了他几下,费斌仍是纹丝不动,于是丁广打开门,走到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

    丁广这才放心下来,要是费斌派了人在外面蹲守的话,那自己就麻烦了,于是关门进屋。想了一会,丁广对旁边的厢房说道:“张哥,你先出来。看看费斌这老小子能昏迷多久?”

    张药师依言出了厢房,过了一会听到丁广吩咐张药师再去另一间厢房把那个接待弟子抬到堂屋。一会后,丁广又命令道:“憨子,华子,出来吧。”

    说完,房门“呀”的一声开了,吴华第一个冲出来,满脸震惊的看看丁广又看看地上的费斌和那接待弟子,目瞪口呆,似乎有千头万绪,但又无从问起。

    进到屋内,见吴华和耿憨站在费斌和接待弟子旁边。耿憨问道:“又是老套路?”丁广嘿嘿笑着点了点头。吴华急道:“什么意思?又是老套路?怎么弄的啊?”

    丁广笑道:“这费斌也是倒霉……”话还未说完,吴华挥手止住了丁广:“广哥,你先从那个接待弟子说起好吗?我们一个个来。”

    丁广觉得好笑,吴华在这些个事情上还是蛮有条理的,他还以为吴华会最先问他最好奇的事情呢。

    沉吟了一会,丁广缓缓说道:“我一直在想,我们到底哪里暴露了,为什么我们上山前和下山后差别这么大,之前是贵客,之后却成了阶下囚?”

    丁广踱了几步,继续道:“我猜,原因就出在我们第一次上山走的那条路。”

    耿憨问道:“你是怀疑我们从那条石阶上山的时候,那个接待弟子出来得太凑巧?”

    丁广摇摇头:“我一开始也以为那里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我们外人不懂触发了机关,于是招来了那位接待弟子。但即便是这样,那接待弟子也不至于软禁我们。”

    “事实上我们第二次从其他地方上山就没有任何阻碍,我说没阻碍不是想证明石阶那里有没有机关,这不是重点,而是证明我们当时并没有被软禁。”

    丁广顿了一顿,说道:“你们想想,我们下山后,那弟子就守在了下山石阶那里,说明什么,说明他很清楚我们没下山,关于这一点,他只要问问在马厩看守的弟子便可得知。我们当时并没被软禁,当然也用不着换其他小路逃跑是吧?”

    耿憨奇道:“这接待弟子明知道我们出门了,而且没有下山,那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上山去了,而他明明要求我们不要上山,为什么等我们回来以后不质问我们呢?”

    丁广点点头:“很简单,因为用不着了,会有其他人来质问我们。”耿憨“哦”的一声:“你是说费斌吧?”

    丁广答道:“是,是费斌,因为在我们第一次走石阶不成功时就已经暴露了!”

    吴华惊得嘴巴大张,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丁广解释道:“准确一点说,是我们说话暴露了我们自己、”吴华抢问道:“我们说错什么话了吗?”

    丁广摇摇头,却没有解释,“我们在暴露以后,自然就有人去通知费斌这老小子,然后又安排了人在山腰看紧我们了。”

    “只是因为涉事机密,那接待弟子得到的命令只是不让我们下山,而不是抓捕我们,我想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因为我们还有利用价值,而且必须是我们心甘情愿才能达成的价值。”

    耿憨接道:“看来是需要我们全力配合去说服陈期撤兵?”

    丁广点点头,“确实如此,如果我们知道事情败露,破罐子破摔,甚至利用陈期脱身,那费斌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叛军只要一围城,他们仙气门一个弟子都跑不出去了。”

    吴华嘿嘿笑道:“这费斌也颇能忍啊,他看上去气定神闲,原来心里这么着急。”

    丁广笑道:“他能不急吗?本来按照叛军的说法是十天围城,现在他发现留华府南边已经有了规模不小的叛军,他刚跟我说南门据点有一两千叛军的时候,我还不怎么信,现在我倒是相信了。”

    “因为很显然,他担心凭借自己宗门力量已经不可能走过那个据点,所以才想到要拉上留华府的官兵一起走。这样才能保障自己仙气门不会元气大伤。这一点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丁广看到费斌被迷倒,脑子又重新活动了起来。

    “我们再说回那个接待弟子吧,出于避免打草惊蛇的目的,他只是被要求看住我们不要下山而已,因为费斌很快会回来,只要费斌一回就没他的事了,至于我们上山与否,自然由费斌来决断。”

    “所以他对我们并没有敌意,仍然把我们当客人,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警惕心也就大大降低了。”

    燃武阁小说网 www.ranwuge.com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逃出仙界第83章 吹灰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4s 0.74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