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淼淼终难离 第二百九十一章 隐情

    田光明急得满天大汗,虽然很怕被自己的师兄弟们误会。一窝蚁  m.yiwoyi.com但是,对于那日司徒陵来找他的事情,他还是支支吾吾不肯说出实情。

    卢路在旁边也是急得不行,见田光明念念叨叨就是说不到正点上,他跟着干着急。

    他哎呀了一声,上前一步,对着司徒夜开口说道:“大师兄,田光明这小子就是嘴笨,不知道怎么说。可是,我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害门主的。”

    司徒夜瞥了卢路一眼,沉声说道:“让他自己说。”

    “他只要说清楚了,我还能冤枉他不曾。”

    卢路被司徒夜瞪了一眼,也有些憷,他犹犹豫豫,看了看身边一脸严肃的大师兄,又瞅了瞅面前的同样着急的田光明。

    “你倒是说啊,有什么事情跟大师兄说清楚。我们都相信你的。”

    卢路跑到田光明身边,扯着他的袖子低声说道。

    可是,田光明虽然也着急,可是,他看了看卢路,也跟着抬头向司徒夜看去。

    司徒夜面色沉郁,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心情不虞。

    可是,田光明看着司徒夜阴暗不明的神色,自己原本慌成一团的心情居然奇迹般的沉静了下来。

    有些事情,他不能说......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一切就很好。

    可是,门主为何会突然......

    田光明冷静下来,突然抬头看着司徒夜,开口说道:“大师兄,门主是来过风田院,我们当时也只是随意聊了几句。”

    他看了看司徒夜手中的枯毒草,咽了咽口水,解释道:“门主发现了院子里药田里生长的枯毒草也是很惊讶,但是,他并没有跟我说其他的。”

    “这枯毒草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药田里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草药,就这么养着了。门主来的时候,也不曾跟我说什么其他的。

    还是刚才林师兄说了,我才知道这是传说中的枯毒草。”

    见所有人都凝神看着他,田光明突然有些胆怯,但是,他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说道:“还有,这枯毒草既然大家都知道,也比我对这种草药了解的多。

    那关于这种枯毒草的药性还有症状,想来各位师兄也是比我知道的多的。

    那大师兄可是查出门主昏迷之事是枯毒草所为,如果不能,那我就是无辜的。”

    田光明一番话说得可谓是十分犀利了,但是也没有丝毫错处。

    林秉志听的皱眉,这事确实有些牵强,可是,司徒陵自从见过田光明之后,便没有再接触任何人。

    而且,司徒陵从风田院离开以后的神情也太过怪异了。

    光是知道这枯毒草的事情倒是不足以导致司徒陵一个稳重的门主闭门不出,不饮不食。

    “田师弟,师父在去过风田院之后便不曾见过任何人,也未曾用过任何东西。

    可是,现在他却突然一直昏睡不醒,我们更是一点可疑之处也找不到。”

    “我们也不是怀疑你伤害了师父,只是想让你提供一些线索,好让我们早日查出师父他老人家昏迷的原因,也好早日救醒师父。”

    “他这样一直昏睡着,虽然现在看着师父的身体是没有什么状况,但是保不齐会出现什么突发状况。”

    林秉志深情厚重,声音款款动听,又情真意切,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如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从你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原本以为,他如此一番声情并茂的说辞,田光明应该会在说些什么,可是,站在那的田光明只是惊讶了一瞬,反而更加沉默了。

    问了半天,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问出来,司徒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田师弟,你确定你所知道的就是这些吗?”

    见司徒夜又问他,田光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顿顿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门主去了风田院也没怎么和我说话。”

    田光明没有说谎,他只是刻意忽略了一部分实情而已。

    见也问不出来什么,司徒夜摆了摆手,让小弟子先把田光明带回去看守起来。

    不管怎么说,那枯毒草都是真的,私自种植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好好调查清楚的。

    卢路是陪着田光明一起走的,司徒夜还有其他九玄门的事务要处理,上次石溪滑落事件还没有找出原因。

    现在所有事情都压在了司徒夜身上,让田光明下去之后,司徒夜便借口处理事务自己离开了。

    林秉志看着留下的茹兰和倾淼以及小九里三人,笑道:“茹兰姑娘和倾淼师妹你们不必担心,我师兄肯定会处理好的。”

    茹兰点了点头,借口自己身体不适也先行离去了。

    如今,就只剩下倾淼带着小九里和林秉志还在朔风院内。

    倾淼偷偷瞄了一眼紧闭房门的主卧室,脸上带上一抹担忧的神色,扭头对着林秉志柔声问道:“林师兄,可去看过司徒师伯了?”

    林秉志点了点他,低叹一声,面色忧郁,缓缓开口说道:“早上和师兄一起去的。”

    “那师伯他……”倾淼担忧的询问道。

    林秉志缓缓摇头,低声回答道:“师父确实怎么也唤不醒。”

    说完,林秉志见倾淼面上还多有疑虑,他又跟着补充了一句。

    “没有任何因由,就是不醒。”

    没有任何因由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他们还没有发现罢了。

    可是,便是这样已经够奇怪了,在一个医药世家门派,居然发生一件所有医师都解决不了的稀奇病症。

    听林秉志如此肯定的话语,倾淼心里微微诧异,面上却不动声色。

    倾淼若是没记错,刚才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她可是隐约听见司徒夜和茹兰师姐似乎在争论司徒师伯昏迷之事,明显是有了什么发现的。

    她可不会再去问茹兰师姐了,便是问了,除了惹师姐伤心,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现在看来,这林秉志却是什么也不知道。

    倾淼微微眯眼,悄无声息的上下打量了林秉志一眼。

    他这个性子,应该不是在说谎,而据倾淼所知,林秉志应该也是一个不屑于说谎的人。

    读之阁,读之阁精彩!

    (www.yuedyue.com = 读之阁)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烟雨淼淼终难离第二百九十一章 隐情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s 0.57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