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王妃要上天 第144章 凌厉

    他的眼里有着凌厉,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让人害怕的戾气。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他们不敢说话,急忙匆匆行了礼,转身灰溜溜地跑了。

    他转眸看向那神采飞扬,不断腾挪移转的女子,心里很是郁闷不止。

    原本以为她已经认命了,已经心甘情愿这一辈子都随在他身边,安心地做他的女人了,可是现在看来,他错了!

    她并没有认输!

    瞧她这翻认真努力的样子,如果他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她一定会像从前一样,静静地蛰伏着,只等时机成熟,便会如白鹤一般一冲飞天,远离他的束缚。

    这种感觉很不好!

    他心里已经在害怕。

    阴郁地盯着她的身影,他再也无法挪动脚步像从前一样若无其事地对着她笑。

    安烟罗将所有的拳法都练完之后,觉得通体舒畅,大汗淋漓地停了下来,伸手拿起放在假山上的丝帕擦了一下汗,并不转身,只淡淡地说道:“你看够了没有?何必隐藏在那里?”

    燕千寒这才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竟然真的不知不觉地隐藏在了粗大的廊柱之后!

    当下闪身而出,微微笑道:“你的身子还未大好,何苦就如此着急练起功夫来?”

    “正因为身体状况不行,所以得加紧锻炼,尽快复原。否则,你突然一个任务交待下来,我恐怕没有能力应付。”她淡淡地瞄了他一眼,不动声色。

    “烟罗。你已经是我的王妃,不再是我的属下。身份已然不同,那些拼命之事用不着你去做!而且,我会保护你的!”燕千寒靠近她,伸手想将她揽入怀里。

    她却敏捷地一闪,离他远远地站定,冲着他淡淡地笑,“我知道你会保护我。可是如果可能的话,我不希望自己成为王爷的牵绊。而且,或许王爷什么时候一时性起,又想着交给我一件什么任务呢?所以,有备无患不是更好么?”

    他的手僵在空中,好一会,慢慢地垂下双手,低头轻叹,“烟罗,我们又要回到原地么?你始终不相信我的真心,始终不甘心乖乖做我的王妃么?”

    她眉梢一挑,正欲说话。

    不料,远远地传来方凌萱的声音,似乎刚从门外进来,正跟管家询问着燕千寒在哪里之类的话。

    燕千寒眉头一皱,眼睛满是郁闷和不耐烦。

    不过是才分手没多久,想不到她又追了过来。

    这个女人,怎么如此烦人?

    安烟罗将他的神情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我愿不愿意,我已经是你的王妃!所以,别再担心,也别再置疑什么!不要把心思放我身上,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稳稳妥妥地将那位方凌萱哄进王府才是正经!王爷的伟业千万别因为一点小事而毁之一旦!你瞧,她往这里过来了,赶紧去罢!我一身大汗,想进去洗个澡,就不奉陪了!”

    说完之后,不待他回答,便施施然地转身自去了。

    看着她婀娜的身姿,轻盈的步伐,他的心不禁痴了。

    “王爷?”方凌萱来到他身边,静静地等候了好久,见他始终望着安烟罗离去的方向不肯回头看她一眼,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你来了?舍不得我吗?”他突然回头朝她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力将她拉入怀里。

    “嗯。凌萱的心思,王爷看得最清楚!”方凌萱红着脸,直接承认,不想再故作姿态了。

    “既如此,何不早些顺了我?”他突然邪魅地一笑,趁她恍神之际,将她的身子一转,将她生生地压在了假山之上。

    他已经厌烦拖了下去,也没心情再拖下去了!

    让一切都成定数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早搞定这个女子!

    速战速决,才是他最喜欢用的手段!

    “王爷!不可!我们还未成亲呢!”她是个根本未经人事的人,可再不懂也看得出他脸上,眼中都是可怕的情欲。

    心不禁'怦怦'乱跳,血液立即沸腾得快要将她全身燃烧了起来。

    心慌意乱的,全身软弱无力,连头也不敢抬起来了。

    “嗯,算算日子,只有不过四天了呢!四天之后你就是我的新娘。那么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从容地笑着故意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温热的气息,声音喑哑低沉却*无比,“除非你不想做我的新娘,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说完之后,故意突然松开了她,背过身去,已是一片凉薄。

    “王爷,你一直都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凌萱的心里只有你!”他突然的撤离,让她感觉到莫名的害怕和失落,红着脸低着头在他身边轻声地说。

    “哦?是吗?可为何我感觉不到你的心?”他淡然一笑,声音已是冰冷至极。

    方凌萱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像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地伸出一双手,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腰,坚定而清晰地低声说道:“如果王爷认为只有那种方式才看得清凌萱的真心,那么来吧,王爷,凌萱愿意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你!”

    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温柔地宣布:“凌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毫无诚意,像这世上千万个*男人在得到一个女人的身子之后都会说的一句话般轻描淡写。

    方凌萱却感动得落泪,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尽管身下一片狼籍,又酸又痛,可是心里却幸福无比。

    她单纯而天真地认为,经过这一次,他们才是真真正正地得到了彼此。

    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燕千寒心里却满满是安烟罗的影子。

    “你的身子需要清洗,但是为了你的名声,并不方便在这里沐浴,所以我送你回去方府罢!”他温柔地轻吻她的脸颊,对她温言细语。

    “好。”她娇羞满面,尽管再也舍不得离开他,可是却也知道名节对于一个未能出阁的女子是有多么地重要。

    “这一去,按照风俗惯例,我们就有三天不能再见了。你要忍耐,静静地等候着我们的新婚之夜!到那时,你就完完全全属于我了!我们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做这件事了!相信我,到时候,你不会再痛了,一定会感觉到另样的快乐的!”为了让她安心,他循循善诱。

    其实是不想再让她来烦他了,他想在这几天好好弥补一下安烟罗。

    他害怕因为他的疏离,而让她的心再一次走到他无法企及的地方!

    历经生死才得到的幸福,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小小的方凌萱就毁掉?!

    “嗯。”她羞得将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还未离开却已经深深地期待他口中说的那个美妙的新婚之夜。

    她记得安烟罗和他做这种事情时的模样,既快乐又痛苦,她却除了痛苦,没有感觉到一丝欢乐。

    但她想,这是因为她第一次做,也许下次她就能和她一样了!

    她迫切地希望那美妙的一刻快点来临。

    燕千寒亲自将她送回了方府,并且在那里用过了午饭,这才打道回府。

    回来之后就直接回了厢房,却见安烟罗并未午休,而是正襟危坐地坐在桌前,拿着一本书在看。

    他笑着走了过去,紧挨着她坐下,正要说话。

    她却像避瘟疫一般避了开去,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洗过澡了吗?”

    “呃。”他微一愣怔,随后笑道,“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做完之后,连澡都不愿洗?”她嘲讽地笑着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书放下了,这才轻描淡写地问,“如愿以偿了?终于确定再无变数了?你那皇兄再怎么使劲都没办法夺走了罢?”

    “我怎么闻着有股子淡淡的酸味?”燕千寒好心情地笑了。

    “有吗?”她眉梢一挑,很快就垂下了眉眼,镇定地说,“你多心了。”

    “好吧。是的。我搞定了。所有的后患都没有了!烟罗!你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我手中!到时候,我要牵着你的手走上那高高在上的宝座,接受臣民的跪拜!”他得意洋洋地笑了,言语中充满了霸气,眼神尽是由然的神往。

    “是吗?”她微微一笑。看着他意气风发的笑容,心想,等到那一天,说不定她早已摆脱了他,过着她想要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呢!

    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两条轨迹上的人,若不是他再三的强求,怎么可能会在一起?

    “我去沐浴!”他见她并没有多大的喜悦,不禁有些意兴瘳瘳,想到或许是讨厌他身上带有方凌萱的味道,便急忙站了起来。

    走到一半,他突然回头,问:“你方才又回了假山那里?”

    “嗯。我的外衣放在那忘记拿了,不想却因此听到了一出好戏。”她眉眼都不抬,语气也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可是脸上却分明是满满的嘲讽之气。

    “呃。这个,你不会生气罢?”他小心翼翼地问,心里有着小小的希望在燃烧。

    “生气?为什么?”她有些失笑地抬头看他,仿佛他在说一件多么荒唐的事。

    “不生气就好。”他惆怅地咧了咧嘴,垂头丧气地往里面走去。

    雾气氲氤的浴室里,他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了水里。

    屏气凝神,想忘却她淡漠的眼神,无情的话语,可是她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眼神,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烙印一般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像深深附在他身上的噬骨之蛆一般无法剔除!

    当肺里的空气终于用尽,他终于从水里抬起头来,大口大口地呼吸,一把抹去脸上的水珠,他清晰而痛苦地意识到,他和安烟罗这一场爱情角力战,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他付出多少真心和努力,他终究要落得个惨败的下场!

    而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就稳稳当当地成了胜利者!

    安烟罗!安烟罗!

    你的这一颗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为什么我满腔的热爱始终都无法换回你深情的一个回眸,温暖的一个微笑?!

    他痛苦地依靠在浴池边,呆愣愣地想着。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他蓦然回首,心却更是痛得一塌糊涂。

    来的人不是她,只是王府中的侍女雪儿,也是他曾经的暖床丫头。

    “王爷,主子吩咐奴婢来侍候您沐浴!”雪儿小心翼翼地跪在浴池边,双手轻轻地按摩着他的双肩。

    “是她吩咐你来的?”他闭着眼睛淡淡地问。

    “嗯。”雪儿轻轻点头,痴迷地看着雾气里那越发显得英俊美貌的容颜。

    “只是进来为本王按摩?!”仍然是淡得不能再淡的口气。

    “那个,主子说,您想要什么都由着你!”两朵红霞飞上了雪儿的双颊,她的心'怦怦'乱跳,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而双手更是微微颤抖起来。

    她一直深深地爱着这个如天人般睿智英俊的主子,曾经也渴望他终究有一天会将她纳为侧妃。

    可是这两年,他对她不再有丝毫的兴趣了,连王府都很少回来,她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侍奉他了!

    他一动不动,心里一片荒凉。

    她不在乎他!一点也不在乎他!

    心里痛楚无比,雪儿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一把把尖锐的匕首一般生生地在他的心上划出一道道的血痕来。

    “出去罢!这里不需要你!”心已经如坠冰窖,猛然睁开了眼,眼中迸射出两道戾气的精光。

    “是。”雪儿吓了一跳,再不敢停留,急忙站了起来躬身而退。

    这种眼光,她很熟悉,每当它出现的时候,总是他想要杀人的时候。

    虽然她不甘心,不明白她哪里惹怒了他,但也不至于蠢到自寻死路。

    燕千寒从水里一跃而起,穿上衣服就怒气冲冲地奔了出去。

    他要处罚那个自以为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

    他要她明白,不仅仅她的身体属于他,便是心也只能属于他!

    可是寻遍了屋子的每个角落都没有能够寻找到她!

    眉头一皱,他大步往后花园去了。

    果然,还是在那假山之处,她正在认真地舞着一套看似轻灵,实则剑剑都是夺命的剑法。

    他轻啸一声,抽出腰中的腰带一抖,一把薄如纸片的剑立即握在了手上。

    原来那腰带竟然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听得声音,她转身眉梢一挑,也不打话,直接跃起,凌空向他俯冲而来。

    她和他从未真正交过手,她想看看他的功力到底有几斤几两!

    他随手一挥,看似轻飘飘的毫无力气,可是那轻轻地一挥,不但将他自己浑身笼罩在一片剑光之下,甚至生出了无限反弹之力,将她生生地逼退了十来米远!

    她飞落在假山那里,已是气喘嘘嘘!

    她不敢相信地招起握剑的那只手,只见虎口已震伤,血正汩汩地流了出来。

    太可怕了!

    原来他的内力及剑术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他隐藏得太深了!

    跟他相处这么多年,她竟然完全不知道他有这种身手!

    怪不得谷里的人如此惧怕他!

    就连武功那么精湛的玉青龙也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原先她还以为他凭的不过是手中几个得意的手下,还有几颗控制人的药丸,现在她清楚了,原来他本身就是一绝世的高手。

    或许他一出手,只要一招,便可以置人于死地!

    她,到底还是太骄傲,低估他了!

    “给我看看伤口!”燕千寒本来就是想杀杀她的威风的,可真看到她手中的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到青石砖之上时,心立即就软了,急忙几步跃了过去,想去握她的伤口。

    她却侧身一避,'哗'地一声,已撕下了一块衣裙之角,利落地几下包了,淡淡地说道:“小伤而已。不劳王爷挂心。”

    她的心真的很寒很寒。

    燕千寒的这一剑几乎将她想挣脱牢笼,展翅高飞的心打击得一败涂地。

    一个如此可怕的人,她真的有可能从他身边逃脱得了吗?

    她深深地怀疑着自我的能力。

    “烟罗!为什么非要拒绝我?!”燕千寒突然欺身上前,使出蛮力将她死死地搂在了怀里。

    她也不挣了,只是木然地问道:“从前,你由着我把刀片放在你脖子之上,其实是有把握在我动手之前随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我一掌击毙罢?!”

    “烟罗,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我怎么舍得伤害你?我爱你爱到骨子里,当然也不无惧将性命交在你手里!哪怕你真的要杀我,我也笑赴九泉!”看到她心如死灰的模样,再听到她那毫无生气的冰冷语气,他的心禁不住一阵一阵地抽痛。

    “是么?你的爱如此崇高?你真的爱我?可为什么我无法觉察到?燕千寒,你知道你有多可怕吗?我从来没有想过,睡在身边的人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隐藏得如此之好!”她闭了闭眼,虽然他的体温不断地传递到身上,可是却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心头,冷得整个身子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烟罗!你讲点理好不好!是你从未关心过我!你连搭理我都不愿意,怎么可能想了解我?你若想知道,我又怎么会不告诉你?”燕千寒的头痛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她不钻牛角尖。

    “不必再说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她冷冷地一笑,轻轻地挣了挣身子。

    真的觉得他说的话很搞笑!

    一个将自己隐藏得那么好,将所有的人都当作棋子一样使用的人,又岂会是她想了解就让她了解的?

    今天他会出手,不过是因为她一时性起,叫了雪儿去服侍他罢?

    他觉得受了屈辱,这才想狠狠教训她一顿!

    谈什么爱?太可笑了!

    如果她的存在威胁他的事业,他的性命的话,只怕他一定会不再留她性命!

    他这种人,爱,对他来说就是一件无用的奢侈品!

    如此可怕之人,还想让她交心?!

    “烟罗!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忍耐的底线!不要!千万不要!”燕千寒突然感觉到绝望,这种绝望让他愤怒地将她死死压在假山之上。

    假山的凹凸不平硌得她的背部生痛,可那种痛却抵不过她感觉受到的侮辱。

    “你到底还是介意了!你吃醋了!”听完这句话,他却突然笑了,将她从假山上拉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优雅从容。

    “你自我感觉真好!”她嘲讽地笑。

    “你不承认就算了!反正我觉得其实你早已爱上我了!只是你的心还在作挣扎!”他温柔地圈紧她纤细的腰肢,将头轻轻地搁在她的肩膀之上,轻轻地说,“烟罗。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一生一世,我都只会爱你一个人而已!也许我的身体做不到对你的忠贞,但请你相信,那样做,我只是想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要你,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不惧怕!在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你一人之下?”她反问一句。

    “嗯。只在我一人之下。因为我要保护你一辈子!”他含情脉脉地说。

    她冷笑着不吭声了。

    一个连爱都不懂的人,跟他说话只是白费力气。

    “不生气了罢?”他见她默默不吭声了,以为在他的深情表白的攻势之下又认了输,便笑着说,“有件事,我想严肃认真地跟你说一下。那就是从今以后,不要再随便给我塞女人了!你难道不知道么,我想要的只要你一人而已!你的身体才会令我有陶醉的感觉!”

    “燕千寒!你觉得在这个地方,搂着我说这种话有意思么?几个时辰前,我在这里可亲耳听到有人惬意的!”他肉麻的情话终于让她火了,抬起腿朝他脚上用力一踩,趁他呼痛之际挣开了他的怀抱。

    “烟罗!你要我说多少次,那只不过是交易,无关乎爱情!”他痛得呲牙咧嘴,却仍然强忍着痛跟她解释。

    “别再提爱情这两个字了!何必生生地去亵渎那两个如此圣洁的词?”她冷冷一笑,再无力跟他说什么了,转身疾走。

    “安烟罗!别想走!”巨大的挫败感让他再也无法承受,厉吼一声,纵身过去挡在了她的面前。

    “想听我说更难听的话吗?真的想跟我撕破脸?没有耐心再忍让了?”她停住不动了,看到他那近乎疯狂的脸,她的心内突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他又想用强硬用卑鄙的手段逼迫她了吗?

    他变态到就是想看到她婉转地承欢在他的身上吗?

    一想到他可能会在一时狂怒之下,粗暴地占有她,她突然觉得一阵强烈的恶心感。

    这种感觉让她一时无法忍住,转过头对着地上一阵干呕起来。

    好难受!

    可是因为中午并没有吃下多少东西,所以根本没有呕吐物,呕出的全都是一些酸水。

    到最后,吐出来的变成带些黄色的苦水了。

    她明白那是苦胆水呢!!

    “这是怎么了?”燕千寒被她这种不要命的剧呕吓了一大跳,急忙伸手过去想扶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嚣张王妃要上天第144章 凌厉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06s 0.506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