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制造 第五十三章 朱雀春晚

    早上四人醒来,多少都很尴尬,尤其关芝琳混了进来,这让李平安终于知道原时空的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周旋于富豪之间。看小说网 m.kanxiaoshuo.net不过李平安有钱,养几个拜金女并不在话下,何况关芝琳还是初经人事的少女,放到后世也就是个高中生,心智还没有完全成熟,完全可以**好。

    其实关芝琳之所以这么早就把自己拴在李平安身上,除了不想失去富贵的生活外感情因素也占据了很大的比重,如果不是馋李平安的身子,她一个妙龄少女又怎么会如此大胆采取主动,不过经过了一夜的温存,关芝琳发现自己内心满满的都是李平安,不光她有这种感受,钟楚鸿和胡惠中也感觉此生离不开李平安了。

    其实李平安不知道,昨夜他用《黄帝内经》当中的双休术帮助三女调理经络,让三女一举突破到了古瑜伽术的第二层,这不仅让三女身体上痴迷李平安,心里也更加依恋他,说白了,这篇双修术其实更像是神修方面的法术,这点连李平安都没有察觉。今后,只要和李平安有合体之缘的异性都不会再对其他男性产生男女之间的好感,这也就免除了李平安被绿的风险。不过凡事都具有双面性,女人们付出了身心,李平安自然也和这些女人们福运相连,如果像赵亚芝她们如果福运不足,就需要李平安承担这份因果。

    方梦华和赵亚芝,林清霞,苏菲玛索,莫妮卡贝鲁奇返回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依例让钟楚鸿,胡惠中和关芝琳敬茶入门,不过由于关芝琳年龄问题,暂时没有让她的父母得知和李平安的关系。赵亚芝和林清霞早就有了准备,也没有出现粘酸吃醋的现象,现在二女对于孩子越发期待,回来后也加大了对李平安的压榨。

    多灾多难的一九七六年过去了,李平安迎来了华夏迈开大步勇往直前的一九七七,这一年也是苏联这个庞然大物由盛转衰的开始,历史的车轮沿着既定的轨道前行着。李平安对过去的一年也多了很多的欢喜,除了又增加了几位红颜知己,也看到了华夏大陆的凤凰城避免了那场浩劫,尽管地龙翻滚,但也只有区区千人的伤亡。当灾难发生时,奥黛丽赫本在李平安的授意下调集了大批物资送往灾区,也通过辛华社第一时间捐献了两百万港币,钱物不算多,但也足以解决燃眉之急。

    整个一月份,李平安不是在撰写着新的书稿,就是在指导着朱雀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次晚会虽然是录播形式,但是朱雀台上下都很重视,因为除夕夜,这台晚会会面向整个华人地区,为此李平安特地让BBC和NBC临时增加了一个中文台,主要是针对华人社区,如果收视效果可以的话,中文频道可以保留下来。

    李平安已经开始谋划自己的卫星,因为无论日益壮大的黑水国际还是朱雀电视台,都会需要自己的卫星来传递信息。

    二月十七日,吃完晚饭后石澳别墅内的所有人都守在了客厅的电视机前,八点钟声响起,朱雀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在金蛇狂舞的乐曲声中拉开帷幕。

    这次李平安特地邀请了邓丽珺担任国语主持人,其他主持人分别是刚刚签约朱雀台一年的张玛莉,从无线借调的汪名荃,以及客串主持的林清霞。没办法,此时香江很多的主持人的普通话都不太标准,被刷下来的很多主持人自此之后开始了普通话的学习,这也造成了日后朱雀台出来的演员和主持人的普通话都很标准。

    晚会第一个节目是张国容的独唱《上*海滩》,刚刚过去的一年张国容可谓是风生水起,享誉亚洲。正所谓人红是非多,张国容长相帅气,又温柔体贴,对女孩子的杀伤力自然不用多家描述,因此很多女性明星都或多或少的和他传出了绯闻,各大娱乐版块也以报导张国容的各式花边新闻来增加销量,不过张国容唯一被记者抓到的却是他给朱雀台的一个实习记者送花,这个记者叫毛舜君,只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丫头,这可真是一个让仰慕张国容的女生们心碎的消息。

    这次张国容一共表演了两个节目,除了演唱了《上*海滩》,还演唱了他准备收录在新专辑里的一首新歌《风继续吹》。这首歌是张国容厚着面皮从李平安手中求到的,他对这首歌也满意的不得了。

    原时空这首歌曲源自为山口百惠于1980年演唱的日语版《再见的另一方》,作词作曲者分别是阿木燿子和宇崎竜童,编曲为萩田光雄。后来在1983年该歌重新由郑国江改歌词为《风继续吹》,由张国容演唱并广为传唱。现在李平安拿出来自然毫无压力,话说李平安已经把东瀛的很多作品都提前抄录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些原作者日后会怎样发展,不过想来李平安也不会在意的。

    第二个节目是周闰发和吴梦达表演的小品《王爷与邮差》。小品这种艺术形式属于李平安首创,原时空第一个完整性的小品是朱时冒和陈佩思表演的《吃面条》,不过那要在等五六年。李平安挑选小品段子时,既不能超前,也不能涉证,委实为难了一番,最后才挑选了朱、陈二人的巅峰之作《王爷与邮差》。

    好的作品到什么时候都是经典,《王爷与邮差》自然是逗得电视机前的所有华人哈哈大笑,不过过后却也让在海外饱经风霜的唐人唏嘘不已。

    周闰发:小子,慢点!

    吴梦达:王爷,你倒快跟上啊。

    (吴梦达跑步上,周闰发追上,一脚踢翻吴梦达,坐在他的身上)

    吴梦达:哎哟……哎哟!

    周闰发:(用自己的纸扇指着邮差)小子,我让你慢点,你怎么就不会呢?

    吴梦达:我这没敢快跑啊!

    周闰发:我让你跑快了?心里面要念着京剧里的慢长锤哐气财气……

    吴梦达:我是念着哐气财气……

    (周闰发用纸扇敲打邮差的头)

    周闰发:哐气财气。

    吴梦达:是哐气财气。

    (周闰发再次用纸扇敲打邮差的头)

    周闰发:哐气财气。

    吴梦达:没错,是哐气财气。

    (周闰发一脚彻底把吴梦达放平到地上)

    吴梦达:哎哟,王爷!

    周闰发:这么笨!傻瓜!

    吴梦达:啊,你叫我啊?

    周闰发:我说你傻瓜。

    吴梦达: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啊?

    周闰发:那你的大号?

    吴梦达:二傻呀。

    周闰发:怎么派个傻子来呀!

    吴梦达:您不是要找一个傻点的笨点的吗?

    周闰发:我是要腿笨的,没要脑子笨的。

    吴梦达:我脑子可不笨啊!

    周闰发:你不笨我让你哐气财气你都不会!

    吴梦达:我是哐气财气,没错啊

    周闰发:好啦,我问你呀,咱们到哪了?

    吴梦达:咱们到……到哪了这是?到处都是洋人,这儿小的不认识。

    周闰发:这不是万国运动场嘛。

    吴梦达:你认识啊?

    周闰发:那是!

    吴梦达:您认识还问我,还我傻!

    周闰发:这是我王爷的谱!

    吴梦达:您有谱了,这我没谱了。

    周闰发:还不赶快禀报,

    吴梦达:(半跪)启禀王爷!到了……到了……到哪儿了?

    周闰发:万国运动场!

    吴梦达:对,就这了。

    周闰发:我替他说了。我问你呀。

    吴梦达:您说。

    周闰发:咱们于什么来了?

    吴梦达:这不跟浮人比赛跑腿吗?

    周闰发:错了,咱们奉太后老佛爷的旨意到这儿玩玩!

    吴梦达:玩玩?咱是公费旅游来了!

    周闰发:咱们是跟洋人玩玩。

    吴梦达:跟洋人玩玩?谁玩谁呀?是洋人玩我,还是我玩洋人啊?

    周闰发:这不废话吗,你玩得了洋人吗?

    吴梦达:您的意思让洋人玩我呀,姥姥!

    周闰发:什么?

    吴梦达:我说好啊!

    周闰发:我再问你呀。

    吴梦达:您说。

    周闰发:(伸出自己的食指)咱们应该跑第几呀?

    吴梦达:(盯着王爷的食指)听您的,拿第一!

    周闰发:(指着邮差)我什么时候说过第一了?

    吴梦达:(抓住王爷的手)这不是指着第一吗?

    周闰发:(伸出自己的食指)这是第一吗?

    吴梦达:这是第几呀?

    周闰发:如果这是第一的话,(伸出大拇指)这是第几呀?

    吴梦达:这是大拇哥啊!

    周闰发:(生气地)我问你,好!(伸出小拇指)这个呢?

    吴梦达:小拇指!

    周闰发:看清楚!

    吴梦达:没错,是小拇指!

    周闰发:我问你这是第几?

    吴梦达:第几?第一呀!

    周闰发:这怎么是第一呀?

    吴梦达:从我这数就是第一呀!

    周闰发:那好,你就跑这个!(伸出大拇指对着邮差)

    吴梦达:从上面数还是第一!

    周闰发:你怎么一二三四五都分不清啊?

    吴梦达:我知道六七八九十!

    周闰发:那我告诉你,你跑第几都成……

    吴梦达:那我就撒开了跑吧!(跑起来)

    周闰发:(一把抓住吴梦达)就是不能跑第一!

    吴梦达:怎么啦?

    周闰发:你想啊,跑了第一洋人肯定不高兴。

    吴梦达:洋人不高兴怎么着?

    周闰发:那太后老佛爷就要生气!

    吴梦达:他们是亲戚呀?

    周闰发:小子不是二傻!

    吴梦达:我是二傻呀!

    周闰发:大傻!

    吴梦达:那是我哥!

    周闰发:你们家还有更傻的吗?

    吴梦达:有啊,老傻!

    周闰发:谁呀?

    吴梦达:我爸!

    周闰发:你瞧瞧这一家人,特傻!

    吴梦达:你连我妈的名都知道啊!

    周闰发:我说二傻啊,你们这一家人都傻活着呢?

    吴梦达:托王爷福,还凑合着!(鞠躬)

    周闰发:我跟你说,这老佛爷一生气,你们一家的脑袋就咔嚓……

    吴梦达:就剁下来了?

    周闰发:啊!

    吴梦达:要说慈禧这老娘们也够毒的!

    周闰发:你敢说太后老佛爷是老娘们?

    吴梦达:她不是老爷们啊。

    周闰发:她是太后啊!

    吴梦达:她不是小媳妇啊。

    周闰发:哎呀,我跟你这傻人也说不清楚。

    吴梦达:别别别,慢慢说。

    周闰发:咱们来点具体的吧。

    吴梦达:你说具体的吧。

    周闰发:一会啊,枪一响,你就跟着洋人屁股后面跑就成了。

    吴梦达:我就跟洋人屁股后头跑,我就跟洋人屁股……哎,王爷,你看我跟哪个洋人屁股后头。

    周闰发:哎呀,咱们好比呀,洋人就在这儿。

    吴梦达:这儿?这儿可没洋人。

    周闰发:我是说好比洋人就在这儿!

    吴梦达:没有怎么好比呀?

    周闰发:好比!

    吴梦达:没法比!

    周闰发:那就别比了!

    吴梦达:不比更好!

    周闰发:(指着自己)看见我了没有?

    吴梦达:啊,看见了,看见王爷您了!

    周闰发:(指着自己)我现在就好比洋人。

    吴梦达:您好比洋人!

    周闰发:(指着自己)你跟着我跑。

    吴梦达:跟着你屁股后面跑。

    周闰发:(指着自已)对!

    吴梦达:那您别老指这啊!

    周闰发:我指着怎么了?

    吴梦达:那不成屁股了吗!

    周闰发:(踢邮差)我就指。

    吴梦达:那您就是了!

    (周闰发举起扇要打吴梦达)

    吴梦达:王爷,那您是……

    周闰发:(以扇指前面)走!

    吴梦达:跟着你后头……

    周闰发:走!

    (吴梦达跑起来)

    周闰发:慢!

    (吴梦达回头)

    周闰发:道歉!

    吴梦达:什么?

    周闰发:道歉!

    吴梦达:道哪门子歉啦!

    周闰发:这叫着给洋大人个面子。

    吴梦达:给他们……是什么叫着面子?

    周闰发:脸面!

    吴梦达:脸面,(拍自己的脸颊)这玩意几能给他吗?

    周闰发:怎么不能给啊!

    吴梦达:我把我这活脸蛋给他,贴他白脸上,那他不成二皮脸了吗?

    (周闰发踢吴梦达)

    周闰发:少跟我犯嘀咕。

    吴梦达:啥叫犯嘀咕?这不跟您说的傻……

    周闰发:你说什么?

    吴梦达:我真傻啊,真傻!

    周闰发:快道歉!

    吴梦达:王爷,要道歉,他先跟咱们道歉!

    周闰发:为什么?

    吴梦达:你想啊,那八国联军在燕京干过什么好事!到现在他把咱们地也割了……

    周闰发:行了,行了,这事是你管的吗?再说了,那也不叫割,那叫租,懂吗!

    吴梦达:懂,懂,懂!就是他租咱们的地。

    周闰发:嗯。

    吴梦达:那咱们就是地主了!他们就是佃户了!

    周闰发:嗯。

    吴梦达:可是谁见过有这么一个主子这么怕着佃户啊!

    (周闰发捂着吴梦达的嘴阻止状)

    周闰发:哪壶不开提哪壶!

    吴梦达:王爷,我实在是不知道您哪壶开呀。

    周闰发:就你这壶不开。

    吴梦达:我这壶开了呀!

    周闰发:你还开了,你跑快了,要你给外国人道个歉你怎么都不会呢?

    吴梦达:王爷,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周闰发:你实在不行你给人笑笑总可以吧。

    吴梦达:我笑笑。

    周闰发:傻笑一下!

    吴梦达:啥,傻笑一下?那行。

    周闰发:行,那试试。(吴梦达跑起来)慢!(吴梦达停)笑!

    吴梦达:(不自然地)嘿嘿……

    周闰发:笑!

    吴梦达:(不自然地)嘿嘿……

    周闰发:(用扇敲吴梦达)笑!

    吴梦达:(无奈的哭腔)我这不笑着的嘛。

    周闰发:比哭还难看!

    吴梦达:(无奈地)王爷。

    周闰发:你笑要有礼貌嘛,(奴颜的)嘿嘿!有礼貌!

    吴梦达:(以手捂着肚子,身体下垂,貌似哭腔)哎哟,哎哟!

    周闰发:(把手贴在胸前,奴颜的)嘿嘿!

    吴梦达:(以手捂着肚子,身体下垂,貌似哭腔)哎哟,哎哟!

    周闰发:(用扇子敲打吴梦达)你肚子痛啊!

    吴梦达:你捂着肚子不是!

    周闰发:你小子真土,你就不能想想……哎,你当洋人。

    吴梦达:我当洋人?

    周闰发:我当邮差。

    吴梦达:你怎么能当邮差!

    周闰发: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陪他们玩的。

    吴梦达:您不能当邮差,王爷。邮差是下人当的,您没看见我们见了谁都得叫爷,走哪都得“奴才给爷请安了”,您能说这话吗?

    周闰发:这有什么,奴才给爷请安了。(向前跨一步,一脸威严)

    吴梦达:谁见过这么大谱的奴才!

    周闰发:应该怎么着?

    吴梦达:您看我每天怎么给您请安啦。您后边看着点,咱一见人,哟,嘿嘿嘿嘿……奴才给爷请安了。(单膝跪地)

    周闰发:(单膝跪地)奴才给爷请安了。

    吴梦达:起来吧!

    周闰发:(站起)你小子占我便宜。

    吴梦达:我是洋大爷不是吗?

    周闰发:哦,好好好,洋大爷!我看看你这个假洋人……

    吴梦达:王爷,我这洋人可横了。

    周闰发:我要看看你有多横!

    吴梦达:我这洋人可不大讲理。

    周闰发:八国联军来燕京的时候他有讲理的吗?

    吴梦达:王爷,君子一言……

    周闰发:驷马难追!

    吴梦达、周闰发:咱们走着瞧!

    (两人跑起来)

    周闰发:我超过你了,我慢下来,看着我笑了吗?

    吴梦达:看见喉头牙了倒是。再给洋大爷笑开点。

    (周闰发笑得更欢)

    吴梦达:三岁口。

    周闰发:你才三岁口!

    吴梦达:这这这……怎么跟洋大人说话的!啊?

    周闰发:好好好,Sorry!

    吴梦达:(一脚把周闰发踢倒)你才“骚”呢?

    周闰发:你踢我?你踢我两脚了!

    吴梦达:我这还第三脚呢。(抬起脚又缩回)我先留着还不行吗。

    周闰发:我量你也不敢踢出来。

    吴梦达:(一脚踢翻周闰发)是吗?(拽住周闰发的长辨)

    周闰发:你拽我的辫子干吗?

    吴梦达:你不是说要陪洋人玩好吗?

    周闰发:痛死我了!

    吴梦达:这八国联军进燕京的时候没少玩咱老百姓的辫子。你给洋大人笑一个啊!

    周闰发:哎哟!

    吴梦达:笑一个啊!比哭还难看啊,这脸。

    周闰发:(站直)小子你反了,我揍你。

    吴梦达:你敢!

    (周闰发敲打吴梦达)

    吴梦达:我是洋人,我是洋人,哎哟,哎哟,王爷!打枪了。

    周闰发:比赛开始了!

    吴梦达:怎么洋人一个个都跑了!

    周闰发:快给我追!

    吴梦达:(单膝跪下)得嘞!(跑下舞台,镜头跟随)

    周闰发:啊,小子追上一个!

    吴梦达:王爷,我又追上一个!……王爷,今天我就把咱中国人丢的面子给追回来,明儿咱再把丢出去的土地,割出去的土地也给要回来!我就不信没有英雄再世!早晚也有天,关公关云长挥起青龙偃月刀。嘿,到那时候,我就看谁还敢欺侮打咱们中国人!老少爷们儿们,前面还有一个洋人,我迫还是不追?

    周闰发:追!

    吴梦达:追,听您们的了。

    (跑上舞台,定格)

    周闰发:好,第一名!(突然醒悟)咳!我这怎么交代呀?

    吴梦达:启禀王爷,小的我给拿了个第一名!

    周闰发:什么?

    吴梦达:第一呀!

    周闰发:我怎么就没看见啦?

    吴梦达:怎么能没看见呢,你看这满场的洋人都冲咱喊啦!

    周闰发:喊什么?

    吴梦达:都喊什么OK。

    周闰发:OK?这就是说咱们跑了第一,他们也没生气?

    吴梦达:要不怎么说咱中国人挺直了腰杆做人呢!

    周闰发:好,二傻,咱们赶快回去找老娘们……(以手掩嘴,知道说错话)

    吴梦达:我傻,没听见!

    周闰发:咱们找老佛爷领赏!

    吴梦达:走咧!

    周闰发:我说二傻,人家都冲着你OK,就你走先啦!

    吴梦达:别介,你走先啦。

    周闰发:你走先啦。

    吴梦达:你先走。

    周闰发:(踢吴梦达)你快走吧。

    吴梦达:(单膝跪)奴才就不客气了!(抬起官步走起来)

    周闰发:我说二傻呀,你会慢呀!

    吴梦达:你以为我真傻呀!

    周闰发:难道是我傻呀?

    吴梦达:这您自己说的。

    周闰发饰演的王爷把表里不一,谨小慎微演绎的一点都不下于原版的朱时冒,不过吴梦达则照比陈佩思差了很多,除了才情方面也有风格方面的问题,不过吴梦达也算完成了任务,虽然表演的有些下流贱格,可架不住观众们没有看过原版,所以没有比对就没有伤害。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香江制造第五十三章 朱雀春晚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1s 0.437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