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独行 第一百八十七章 船高 二

    樊阿的话李鍪记在了心里,虽然这个家伙经常会借着教导的名义去修理一番自己,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说谎。墨子阁 www.mozige.com

    因此在樊阿说完之后,李鍪再次将手中的这味叫“附子”的药材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放到了一旁。

    就在几人在厮杀和学习之时,校场上再次出现了两个身影。

    “君候!”马良带着穿着蓑衣的蒯蒙来到了关羽的身边,“刚刚斥候来报,前几日窥伺我大营的乃是江夏文聘的兵马,那艘战船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文聘本人!”

    “文聘...”关羽抚须沉吟了一番,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老夫知道了退下吧!”

    马良见关羽依旧是这幅不慌不忙的样子,不由的有些焦急起来,“君候!并非是学生不敬,那文聘远在江夏,按理来说,他应该是防备江东才是正道,现在却突然窥伺我军大营,这里面有大问题!”

    “什么问题?”关羽微微一笑,“季常看出来了什么?”

    “君候莫要取消学生了,君候久经沙场,怎能看不出来这点!”马良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江夏文聘敢来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江东不用他担心!”

    “季常是想说江东和中原联手了么?”关羽依旧是抚须微笑,没有任何的慌乱,“那文聘,你担心他袭我后方?”

    “这一点学生倒是不担心!”马良摇了摇头,“先不说江夏到这里困难重重,关卡重重,便是文聘有这个心,他也没这个力,在江东明确出兵之前,他只要敢动手,江夏转手就会成为江东之地!”

    “那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江东会袭击南郡和长沙么?”

    “学生担心,若是江东和曹氏联手,咱们就不能决堤了!”马良眼神一狠,“荆州阴雨绵绵,可笑那于禁仍然在低洼之处安营扎寨,想来是觉得荆州不会出现水患,只要我等将堤坝挖开...”

    “那荆州便是一片泽国!”关羽淡然的说出了一句让马良等人震惊不已的话。

    “君候!”马良一脸的焦急,对着关羽劝谏道,“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等要想完成大业,这牺牲乃是必不可少的!”

    “老夫知道!”关羽还是那么淡漠的性子,平淡的点了点头,就如同他说的那样,他知道了。

    “君候!”马良还想要再说什么,却看到一直在关羽身边站着的周仓往自己身前一挡,“马良先生,请离开,君候伤势未愈,还需要休息!”

    “哎!”马良看着周仓那张坚毅黝黑的脸,不由叹息了一声,“君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请君候三思!”

    马良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躬身行礼离开了,他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能做主的了。

    等到马良离开之后,关羽微微偏过头,看向了还在一旁静立着的蒯蒙,笑了一笑,“你怎么不走,还想替季常劝劝老夫?”

    “我和季常兄不过就是萍水之交罢了,或许日后我们会成为朋友,但是现在,我却是不想替他劝说关将军!”

    “哦?为什么?就因为你们还不是朋友?”关羽抚须一笑,想知道这个自己最为看好的年轻人,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是以为,学生不想关将军在这个时候,英明丧尽!”关羽语气平淡,蒯蒙的语气更加的平淡,但是他们的话都是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你怎么会这么说?”关羽并没有生气,甚至都没有惊讶,“是看出来什么嘛?”

    “季常和伊籍一样,更多或许是作为使者,他可能....不太清楚阴谋算计这一类吧,文聘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窥伺大营,他应该是为了巡视汉水江畔!”说这句话的时候,蒯蒙眼中闪烁着光芒,看向了抚须微笑的的关羽,“于文则应该也在等着关将军决堤吧,毕竟这是您唯一的一次胜利之机!”

    关羽突然哈哈一笑,“你这个小子果然不愧是蒯家的种,这份洞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哈哈哈”

    “看来关将军早有打算了?”蒯蒙也是赌了一把,其实他并不确定他说的话,但是现在看到关羽这个样子,他突然觉得,他说的没什么问题。

    “算是吧。”关羽也没有否认,不过也没有再多说,“这一阵在这里过得怎么样?可还习惯?”

    蒯蒙也是识趣,看见关羽不惜那个再谈,便立刻跟着他改了话题,“多谢关将军,这些时日,受益良多!”

    “哦,难不成贤侄对军伍之事也感兴趣?”关羽略一挑眉,惊奇的说道,“可是老夫看贤侄的样子,却不像是欲往军伍之中发展啊!”

    “关将军慧眼,小子的确暂时是无心军伍仕途。”蒯蒙却是苦涩一笑,“将军营中能人异士比比皆是,每一个都能让小子受益匪浅!”

    “这些时日你学到了什么?”

    “伊机伯谈吐恢弘幽默,性格大气,乃是世间难得的使者,马季常精通汉蛮多种方言,更是和五溪蛮人相交莫逆,世间多有传闻,玄德公麾下多辩才使臣,今日一见方知此言不虚!”

    蒯蒙说这话的时候,心中也不禁感慨万千,天下诸侯无论是当年的诸侯奋战还是现在的三分天下,各家都有各家的谋士,江东最出名的就是文武双全。

    不说最开始的周公瑾,便是死去不就的鲁子敬那当年也是能够上阵杀敌的人物,现在的吕蒙更是被誉为“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可以说江东是重谋,文武双全乃是标配,出将入相乃是终点。

    而曹氏一家的谋士则不同,他们文武分列,包括同样出将入相的程仲德也只是有统帅之才没有搏杀之能,谋士就是谋士,哪怕他们能够统帅大军也是一样,他们或鬼蜮或霸道,或正或奇,总之他们将一个方面做到了极致,这也可能就是曹氏能够一统中原的原因。

    但是和这两家分庭抗礼的刘玄德这一脉就很奇葩了,他没有文武双全的统帅,也没有曹氏那数之不尽的谋士武将,刘备麾下的谋士,在长达近二十年中,都是靠着一群辩士撑着的。

    最先投奔刘备的简雍,其次的孙乾,再之后的糜芳,然后的刘惔,包括现在的秦宓,费诗,谯周,以及已经死去的张松。

    可以说刘备的麾下,单单辩士使臣这一块他占据了足够多的分量,而且还抱成了一团,大有尾大不掉之势,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不被看好的团体却是让刘玄德玩出了花,甚至让他不断的壮大起来。

    辩士能做什么,出使诸侯,联络四方,这个可以说在乱世之中最没有用的一个团体却是让刘备不断壮大的根源,简雍先后出使公孙瓒,曹孟德不但给还弱小的刘备拉拢到了后台靠山更是弄到了不少实力。

    公孙瓒到死都没有忘记刘备这个兄弟,不断的给兵给粮给人的支持着他,不但前期的田豫,平原令等,后面的赵子龙以及白马义从的部分人员都是公孙瓒给的,可以说这是仁至义尽,也可以说是简雍的功劳。

    然后和曹孟德合力攻打吕奉先,不但除了一个大敌,还顺手拿下来一个皇叔之名,彻底坐实了他汉室宗亲的名声,这就是简雍的作用,一个辩士给他带来的。

    而继简雍之后,孙乾这个大儒弟子同样没有让他失望,先是说服徐州世家,伙同刘备内外夹击斩杀车胄,再次占领徐州,其中孙乾说通了徐州的陈家,这一点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然后在曹操来攻的时候,孙乾虽然没有说通袁绍,但是却给刘备找到了一个安家之地,投了河北之后不但快速的补充到了足够的兵马,更是差点将许攸给拐跑了。

    就算没弄跑许攸,还捎带脚带走了陈震这个谋士,然后还让袁绍给了他汝南之地,让他带着足够的兵马去了汝南发展,一路打着袁家的大旗,收拢着自己的兵马,刘辟龚都这些黄巾余孽,陈叔至这个亲卫大将,刘惔这个名士,还有黄巾余孽等等等等。

    可以说孙乾没有给他带来胜利,但是给他带来了崛起的资本。

    然后孙乾最后一次动作就是给他找到了荆州之地落脚,并正式让刘备开始了崛起之路。

    然后孙乾的继承者伊籍出现在刘备的眼中,稳固荆州,联络刘表,甚至让刘表在临终前想要托孤给刘备,虽然刘备觉得这是个坑没有答应,但是伊籍还是将刘表的嫡长子给送了过来,让刘备后期拿下荆南之地顺理成章。

    可以说刘备这一路上,在没有诸葛孔明和庞士元这两个卧龙凤雏的时候,就是靠着这一堆辩士一路扶持着走到了天下诸侯的最后。

    简雍带给刘备实力,孙乾带给刘备希望,伊籍最后将这些东西变成了现实,然后张松从益州敢来,带给了刘备一个稳固的大后方,李恢说降马孟起,最后还带着马孟起去成都将城门打开了。

    真的可以说,刘玄德的崛起之路,就是靠着一群使臣辩士一次次靠着嘴皮子给弄下来的,这一点莫说天下震惊,便是他自己恐怕都十分的惊讶。

    蒯蒙来到了荆州军大营之后,本以为他会在关羽等人的身上看到闪光点,增长自己的见闻,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被马季常和伊机伯两人的谈天说地给迷住了。

    这两个人虽然一个年轻一个年长,但是各个都谈吐不凡,而且天文地理,文治武功无所不通无所不晓,虽然他们说的咋蒯蒙看来绝对都是理论多过实际,没有什么可行性,但是禁不住,这玩意让他们嘴里一说能忽悠人啊。

    这段日子,蒯蒙没干别的,就是跟在马良和伊籍身边,听他们说话,各种说,从三皇五帝听到了当下大势,可以说蒯蒙从他们嘴里几乎是见证了人的起源!

    “哈哈哈!”关羽听蒯蒙说完他的事情之后,顿时笑了起来,“这倒是他们两人的性格,在老夫的家乡他们这就属于碎嘴子,本来老夫也不太喜欢他们这些辩士,觉得他们就会说啥都不会干,不过老夫还真是小看了他们啊!”

    “乃是因为关将军本身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自然有自己的想法!”蒯蒙在说话的时候,还不大不小的夸赞了关羽一句,虽然蒯蒙的话很有拍马屁的嫌疑,但关羽还是笑了,笑的很开心。

    “那你觉得季常他们在这里为何没有劝动老夫?”

    蒯蒙看了一眼关羽旁边的周仓,然后苦笑一声,“小人曾经听过家父说过一句话,文士莫要遇到兵,因为那样有理也说不清!”

    蒯蒙说完之后赶紧告罪一声,然后解释道,“小子绝无任何看不起士卒的意思,家父曾说,文士也好,辩士也好,他们将世间的道理用他们的嘴说出来,然后变成对他们有利的意思,但是这个却在最....最朴素的那群人中失效了。

    因为这些士卒没有读过书,没有识过字,他们不懂那些人要说的道理,他们知道的就是一代代传下来的,最朴素的道理,这些人是靠言语无法说通的,所以对于季常他们来说,最难以劝说的不是别人,就是周仓将军这一类人!”

    周仓并没有因为蒯蒙的话而生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俺的确是没有读过书,也不认识字,但是俺就记得俺娘告诉过俺,谁对俺好,俺就加倍对谁好!当初张宝将军给了俺粮吃,俺跟着他杀敌,后来张宝将军死了,是君候收留了俺,俺就跟着君候,他给俺吃的,给俺取字,还给了俺很多,俺就把命交给他!”

    这番话说的粗鄙,而且说的十分的豪放,但是就这么粗鄙的话,让蒯蒙竟是无言以对,他只觉得,这就是周仓的真心话,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周仓真的会为了关羽将性命都豁出去。

    “周仓将军!真乃真英雄也!”蒯蒙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也是他真心实意想说的。

    关羽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蒯蒙,“若你为季常,劝不动老夫的话,下一步想要如何?”

    “若我为季常,在将军这里无法成功,想来会去联络诸将!”蒯蒙眼中光芒一闪,“伊籍先生暂且不说,季常毕竟是马家才俊,心高气傲乃是该有之事,所以当他看到了决胜之机的时候,绝对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

    “老夫麾下诸将,他能说的通么?”关羽呵呵一笑,“麾下将校暂且不说,真的能够掌控军权的,只有老夫,还有老夫的儿子关平,以及周仓和廖化,你是在怀疑元俭?”

    “学生可没有怀疑廖化将军。”蒯蒙赶紧说道,同时嘴角带出一抹微笑,“学生说的是谁,关将军其实是知道的。”

    “噹!”

    随着蒯蒙这一句话话音一落,刘复手中的大刀便被关平一刀劈飞了,在天空中打了一个转之后直挺挺的插到了樊阿的面前,将正在给李鍪训话的樊阿吓了一跳。

    但是将刘复大刀劈飞并非是因为关平胜了,反而是他输了,因为在刘复大刀飞起的那一瞬,刘复左手入怀借着两马交错的那一瞬将短刀的刀背在关平的脖子上抹了一把,这是他刚从李鍪那里学会的。

    他现在用的只是刀背,若是真正捉对儿厮杀,现在关平的脖子已经开始喷血了。

    “哈哈哈,某家赢了,某家赢了!”刘复这是第一次战胜关平,忍不住放肆的大笑了起来,架着马在校场上跑了好几圈宣泄这心中的开心。

    关平却是苦笑一声,策马回到了关羽的身旁,“父亲,孩儿输了!”

    “知道为何会输么?”关羽没有因为关平输给刘复而对他吼叫喝骂,反而很平静的问他知不知道为何输的。

    “孩儿知道!”关平点了点头,却不敢抬头看向关羽。

    “这几日看你情绪不对,早日回去休息吧,莫要太过劳累,也莫要多想!”关羽平淡的挥了挥手,让关平离开了。

    “诺!”关平应了一声诺之后便离开了,想来是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等到关平离开之后,蒯蒙看向了他离开的方向,低笑了一声,“看来季常兄动作还真是快啊。”

    “平儿未曾从小跟着老夫,所以做事上还不如兴儿能沉得住气,这也是老夫的错。”关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也看向了关平离去的方向,“所以老夫才给他取了字叫坦之,希望他能一声平坦,没有磕磕坎坎。”

    “少将军,一定能够理解到君候的用心的。”周仓在关羽的身后轻声说道,“少将军也是真的想要得到君候的认可,才做一些....请君候原谅少将军吧!”

    说这话的同时,周仓就跪倒在地,他是知道全部的人,马良并不是如同蒯蒙所说,在这里失败之后再去说服诸将,而是先说服了关平,再来找的关羽,因为马良也知道,自己劝不动这个孤傲的君候。

母系部落:选夫攻略 深藏不露:世家天才小姐 我的队友是奇葩 都市之全能奇才 灵律神界之悲城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汉末独行第一百八十七章 船高 二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7s 0.54MB